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潮流 > 时尚圈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19-10-09 23:06:50

文章导读

Vogue 探访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开幕晚会后台,记录芭蕾舞者优雅瞬间。她们身着繁复精美的薄纱裙,点缀Chanel花卉主题真丝透明硬纱,仿佛下一秒就要翩然随风而起。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Chanel 2019年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精彩幕后

Chanel与舞蹈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情缘。1913年,Chanel品牌创始人Gabrielle “Coco” 女士,偶然观看到了Igor Stravinsky演绎的《The Rite of Spring春之祭》。这个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舞者Nijinsky Vaslav精心编排而成。四年后,Coco女士受人引荐,结识了波兰钢琴家兼艺术赞助人Misia Sert,开启与舞蹈世界的不解之缘。某一天,Coco女士在与Serts及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Sergei Diaghilev共进午餐时,了解到后者正在为《春之祭》重返舞台而奔走筹资,便决定伸出援手。1920年12月,《春之祭》芭蕾舞剧终于闪耀回归巴黎舞台。

这是Coco的第一笔艺术赞助,也是Chanel与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的开端。她不仅为《Le Train Bleu 》(1924年)与《Apollon Musagète 》(1929年)设计了演出服饰,还联手艺术家Salvador Dalí,为Diaghilev逝世十年后上映的《Bacchanale》献上精美戏服。当代设计与Coco女士的时装理念如出一辙,注重穿着舒适性和活动自由度,与芭蕾舞的严谨端庄注入迥然不同的想象力。

Karl Lagerfeld(已故)在出任Chanel创意总监期间继续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他为德国编舞家Uwe Scholz的两支芭蕾舞(1986年和1987年)创作了服饰;花费100多个小时的心血,为2009年出品的《Swan Lake天鹅湖》 的Elena Glurdjidze设计了戏服;在2016年,应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执导者Benjamin Millepied的请求,亲自操刀打造了《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勃拉姆斯·申贝格四重奏》的芭蕾舞服。

9月20日(星期五),Chanel与舞蹈世界续写新的璀璨篇章。这是Chanel连续第二年为一年一度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晚会盛典设计服饰。在VirginieViard的执导下,六位主舞身着代表某种花卉的裙装,尽情演绎Serge Lifar创作的《Variations变奏曲》。Chanel艺术部下属的Lemarié羽饰工坊运用精致真丝透明硬纱材质,重构玫瑰色、百合、郁金香、紫藤、矢车菊和紫罗兰之美,装点于舞者的曼妙身姿与精巧薄纱裙之上。

“即使对于高级时装品牌而言,为芭蕾舞演员制作演出服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要求相当复杂。”首席舞者Léonore Baulac肯定了Chanel对演出的鼎力支持,“身为舞者,我们必须不断地旋转跳跃。因此,层叠繁复的舞服不仅要注重美感,还必须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开幕晚会将上演包括William Forsythe等人在内的古典和现代作品,评委为James Blake和Rafael Bonachela的Ab [Intra]。 Vogue取得了后台独家采访权,为您特别带来Baulac等出色舞者在即将登上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台前的幕后精彩。

转载声明

本内容系时尚丫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还会喜欢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