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潮流 > 时尚圈

Vogue 问 H&M:快时尚也能可持续发展吗?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5-14 20:22:46

文章导读

“以前专注于开新店,推出新品并希望大家购买的硬体 [营运模式]已死。”这位快时尚巨人现正发起提升可持续性的新计划,Vogue 讨论他们要如何重塑品牌。

Vogue 问 H&M:快时尚也能可持续发展吗?

在二十年间,H&M 集团由一个中型欧洲零售连锁店成长为世界上第二大的服饰公司,每年制造约30 亿件单品,并于全球4,800 间店面中销售。但最近营业额与利润的下滑,迫使这家来自瑞典的产业龙头正视其结构性问题,包含截至2018 年初累积价值超过43 亿美元的库存商品。 

“以前专注于开新店,推出新品并希望大家购买的硬体[营运模式]已死,”H&M 集团生产总监David Sävman 在最近一次位于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他当时正在对今年的Global Change Awards 得主发表演说,这场年度盛会是由该公司的非营利部门H&M 基金会主办。(资讯公开原则:Vogue 受基金会之邀参加,并接受交通与住宿赞助。)“我们需要制造大家想买的服饰,而不是期望大家想买我们已生产的产品。这样的营运模式无法可持续发展。” 

过去十年来,奢侈品集团及快时尚品牌皆开始公开正视可持续性的问题。Accenture 策略经理Anna B. Töndevold 表示,这些企业动作并不只是为了呼应外部压力—针对生产流程的重新评估与强化透明度为“长期经营”的必要条件。此举将增加顾客信任度、品牌价值与吸引人才,并减少如抵制或员工权益诉讼等风险。 

旗下拥有Cos、& Other Stories 及其他七个品牌的H&M 集团,是发起计划减少环境足迹的快时尚先驱之一。他们在2011 年春季时推出了首个Conscious Collection 可持续时尚系列,使用如有机棉与回收聚酯纤维等材质,并也于2013 年推出衣物回收计划。该公司也在印度实行合并运送、电动货车及无包装寄送等方案,来降低电子商务的环境影响。这些努力令其于Fashion Revolution 2018 时尚透明度指标中夺得第四名的成绩。 

“我们知道资源的耗费速率已超标,如果持续依赖传统资源,10 年后将不可能在业界中维持成功,”H&M 大中国区可持续经理Hanna Hallin 表示。 

哪些改变是必须

“H&M 及Zara 可说是业界中可持续性的领头者,”《买一件衣服要付多少钱》(Overdressed: The Shockingly High Cost of Cheap Fashion) 作者Elizabeth Cline 说。“不过,仅是比竞争者少了一些缺点还不够。”

如果零售商想要实质的改变,他们需要专注于生产,而不是只关心店面与物流的绿能效应。纤维与布料制作、纱线处理与染色在2016 年占服饰产业全球气候影响总量的 97%。但零售商通常并不持有制作他们服饰的工厂。Zara 母公司Inditex 仅持有占产能 3%的工厂,H&M 集团则完全与外部供应商合作,数量超过1,000 家。 

这些企业常以未持有工厂为由来规避其影响供应链的责任,但创新顾问公司TheCurrent 的首席创新长Rachel Arthur 认为他们能做到更多:“他们[与供应商] 的交易量庞大,因此有施压造就改变的筹码。”“这些跨国公司也有足够规模,可游说政府实行更佳的规范,”她补充。

另一个挑战?想要提升效能的供应商受限于时尚产业持续跨境,寻觅最低廉生产力的营运手段。

“这些品牌皆需要提升供应链的在地管理,”伦敦时尚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时尚创新机构主任Matthew Drinkwater 表示。“这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但已没有其他选择。” 

科技如何协助

除了与供应商更紧密合作外,Drinkwater呼吁企业们投资可减少产能浪费的科技。3D 设计、打样与生产原形皆可减少浪费,而人工智慧可用来少量生产特定商店所需的服饰。这些科技皆几乎可直接运用,但企业们需要优先发展管理运用这些科技的技巧。

今年H&M 任命Linda Leopold 为AI 政策总监,以及Cambridge Analytica 爆料者 Christopher Wylie为人工智慧研发总监,Drinkwater 认为他们掌握到了对的方向。

H&M 的下一步为何 

虽然发表了众多针对可持续性的承诺,该公司尚不打算改变其核心营运方程式—大量生产、快速周期、低廉价格,此商业手法造就了穿过即丢的文化,光在英国一年即有300,000 公吨的衣物被送进垃圾填埋场。

H&M 的Hallin 解释并没有更佳的替代方案。“我们可减少[现在的] 产量,但更不透明与不可持续的另外98% [之企业] 并不会停止运作。我们有着必须承担的角色—需要将那些不遵守营运透明原则的玩家逐出市场。”

这也是H&M 基金会的角色。由Stefan Persson 家族(H&M 拥有者)出资1.77 亿美元成立,此基金会致力为达成联合国2030 可持续发展目标尽一己之力。

他们最新公布的计划之一为一座新型态的热液回收系统,将解决衣物回收中最困难的流程:分隔混合纤维。这座名为Green Machine,占地约一个会议室大小的机器可提升H&M Group 使用回收材质的比例,现在数据还不到0.5%。当达到一定效能规模后,基金会也希望鼓励其他公司采用此技术。 

虽然衣物回收仅能解决一小部分的问题,但这是正确方向,FIT流行设计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料发展与行销主任Jeffrey Silberman 表示。“如果这能成为衣物回收的众多手法之一,并确保大量未使用的纤维与布料不流入填埋场或海洋,就能改变产业生产与管理产品生命周期的方式。”

Vogue 问 H&M:快时尚也能可持续发展吗?

在二十年间,H&M 集团由一个中型欧洲零售连锁店成长为世界上第二大的服饰公司,每年制造约30 亿件单品,并于全球4,800 间店面中销售。但最近营业额与利润的下滑,迫使这家来自瑞典的产业龙头正视其结构性问题,包含截至2018 年初累积价值超过43 亿美元的库存商品。 

“以前专注于开新店,推出新品并希望大家购买的硬体[营运模式]已死,”H&M 集团生产总监David Sävman 在最近一次位于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他当时正在对今年的Global Change Awards 得主发表演说,这场年度盛会是由该公司的非营利部门H&M 基金会主办。(资讯公开原则:Vogue 受基金会之邀参加,并接受交通与住宿赞助。)“我们需要制造大家想买的服饰,而不是期望大家想买我们已生产的产品。这样的营运模式无法可持续发展。” 

过去十年来,奢侈品集团及快时尚品牌皆开始公开正视可持续性的问题。Accenture 策略经理Anna B. Töndevold 表示,这些企业动作并不只是为了呼应外部压力—针对生产流程的重新评估与强化透明度为“长期经营”的必要条件。此举将增加顾客信任度、品牌价值与吸引人才,并减少如抵制或员工权益诉讼等风险。 

旗下拥有Cos、& Other Stories 及其他七个品牌的H&M 集团,是发起计划减少环境足迹的快时尚先驱之一。他们在2011 年春季时推出了首个Conscious Collection 可持续时尚系列,使用如有机棉与回收聚酯纤维等材质,并也于2013 年推出衣物回收计划。该公司也在印度实行合并运送、电动货车及无包装寄送等方案,来降低电子商务的环境影响。这些努力令其于Fashion Revolution 2018 时尚透明度指标中夺得第四名的成绩。 

“我们知道资源的耗费速率已超标,如果持续依赖传统资源,10 年后将不可能在业界中维持成功,”H&M 大中国区可持续经理Hanna Hallin 表示。 

哪些改变是必须

“H&M 及Zara 可说是业界中可持续性的领头者,”《买一件衣服要付多少钱》(Overdressed: The Shockingly High Cost of Cheap Fashion) 作者Elizabeth Cline 说。“不过,仅是比竞争者少了一些缺点还不够。”

如果零售商想要实质的改变,他们需要专注于生产,而不是只关心店面与物流的绿能效应。纤维与布料制作、纱线处理与染色在2016 年占服饰产业全球气候影响总量的 97%。但零售商通常并不持有制作他们服饰的工厂。Zara 母公司Inditex 仅持有占产能 3%的工厂,H&M 集团则完全与外部供应商合作,数量超过1,000 家。 

这些企业常以未持有工厂为由来规避其影响供应链的责任,但创新顾问公司TheCurrent 的首席创新长Rachel Arthur 认为他们能做到更多:“他们[与供应商] 的交易量庞大,因此有施压造就改变的筹码。”“这些跨国公司也有足够规模,可游说政府实行更佳的规范,”她补充。

另一个挑战?想要提升效能的供应商受限于时尚产业持续跨境,寻觅最低廉生产力的营运手段。

“这些品牌皆需要提升供应链的在地管理,”伦敦时尚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时尚创新机构主任Matthew Drinkwater 表示。“这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但已没有其他选择。” 

科技如何协助

除了与供应商更紧密合作外,Drinkwater呼吁企业们投资可减少产能浪费的科技。3D 设计、打样与生产原形皆可减少浪费,而人工智慧可用来少量生产特定商店所需的服饰。这些科技皆几乎可直接运用,但企业们需要优先发展管理运用这些科技的技巧。

今年H&M 任命Linda Leopold 为AI 政策总监,以及Cambridge Analytica 爆料者 Christopher Wylie为人工智慧研发总监,Drinkwater 认为他们掌握到了对的方向。

H&M 的下一步为何 

虽然发表了众多针对可持续性的承诺,该公司尚不打算改变其核心营运方程式—大量生产、快速周期、低廉价格,此商业手法造就了穿过即丢的文化,光在英国一年即有300,000 公吨的衣物被送进垃圾填埋场。

H&M 的Hallin 解释并没有更佳的替代方案。“我们可减少[现在的] 产量,但更不透明与不可持续的另外98% [之企业] 并不会停止运作。我们有着必须承担的角色—需要将那些不遵守营运透明原则的玩家逐出市场。”

这也是H&M 基金会的角色。由Stefan Persson 家族(H&M 拥有者)出资1.77 亿美元成立,此基金会致力为达成联合国2030 可持续发展目标尽一己之力。

他们最新公布的计划之一为一座新型态的热液回收系统,将解决衣物回收中最困难的流程:分隔混合纤维。这座名为Green Machine,占地约一个会议室大小的机器可提升H&M Group 使用回收材质的比例,现在数据还不到0.5%。当达到一定效能规模后,基金会也希望鼓励其他公司采用此技术。 

虽然衣物回收仅能解决一小部分的问题,但这是正确方向,FIT流行设计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料发展与行销主任Jeffrey Silberman 表示。“如果这能成为衣物回收的众多手法之一,并确保大量未使用的纤维与布料不流入填埋场或海洋,就能改变产业生产与管理产品生命周期的方式。”

Vogue 问 H&M:快时尚也能可持续发展吗?

在二十年间,H&M 集团由一个中型欧洲零售连锁店成长为世界上第二大的服饰公司,每年制造约30 亿件单品,并于全球4,800 间店面中销售。但最近营业额与利润的下滑,迫使这家来自瑞典的产业龙头正视其结构性问题,包含截至2018 年初累积价值超过43 亿美元的库存商品。 

“以前专注于开新店,推出新品并希望大家购买的硬体[营运模式]已死,”H&M 集团生产总监David Sävman 在最近一次位于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他当时正在对今年的Global Change Awards 得主发表演说,这场年度盛会是由该公司的非营利部门H&M 基金会主办。(资讯公开原则:Vogue 受基金会之邀参加,并接受交通与住宿赞助。)“我们需要制造大家想买的服饰,而不是期望大家想买我们已生产的产品。这样的营运模式无法可持续发展。” 

过去十年来,奢侈品集团及快时尚品牌皆开始公开正视可持续性的问题。Accenture 策略经理Anna B. Töndevold 表示,这些企业动作并不只是为了呼应外部压力—针对生产流程的重新评估与强化透明度为“长期经营”的必要条件。此举将增加顾客信任度、品牌价值与吸引人才,并减少如抵制或员工权益诉讼等风险。 

旗下拥有Cos、& Other Stories 及其他七个品牌的H&M 集团,是发起计划减少环境足迹的快时尚先驱之一。他们在2011 年春季时推出了首个Conscious Collection 可持续时尚系列,使用如有机棉与回收聚酯纤维等材质,并也于2013 年推出衣物回收计划。该公司也在印度实行合并运送、电动货车及无包装寄送等方案,来降低电子商务的环境影响。这些努力令其于Fashion Revolution 2018 时尚透明度指标中夺得第四名的成绩。 

“我们知道资源的耗费速率已超标,如果持续依赖传统资源,10 年后将不可能在业界中维持成功,”H&M 大中国区可持续经理Hanna Hallin 表示。 

哪些改变是必须

“H&M 及Zara 可说是业界中可持续性的领头者,”《买一件衣服要付多少钱》(Overdressed: The Shockingly High Cost of Cheap Fashion) 作者Elizabeth Cline 说。“不过,仅是比竞争者少了一些缺点还不够。”

如果零售商想要实质的改变,他们需要专注于生产,而不是只关心店面与物流的绿能效应。纤维与布料制作、纱线处理与染色在2016 年占服饰产业全球气候影响总量的 97%。但零售商通常并不持有制作他们服饰的工厂。Zara 母公司Inditex 仅持有占产能 3%的工厂,H&M 集团则完全与外部供应商合作,数量超过1,000 家。 

这些企业常以未持有工厂为由来规避其影响供应链的责任,但创新顾问公司TheCurrent 的首席创新长Rachel Arthur 认为他们能做到更多:“他们[与供应商] 的交易量庞大,因此有施压造就改变的筹码。”“这些跨国公司也有足够规模,可游说政府实行更佳的规范,”她补充。

另一个挑战?想要提升效能的供应商受限于时尚产业持续跨境,寻觅最低廉生产力的营运手段。

“这些品牌皆需要提升供应链的在地管理,”伦敦时尚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时尚创新机构主任Matthew Drinkwater 表示。“这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但已没有其他选择。” 

科技如何协助

除了与供应商更紧密合作外,Drinkwater呼吁企业们投资可减少产能浪费的科技。3D 设计、打样与生产原形皆可减少浪费,而人工智慧可用来少量生产特定商店所需的服饰。这些科技皆几乎可直接运用,但企业们需要优先发展管理运用这些科技的技巧。

今年H&M 任命Linda Leopold 为AI 政策总监,以及Cambridge Analytica 爆料者 Christopher Wylie为人工智慧研发总监,Drinkwater 认为他们掌握到了对的方向。

H&M 的下一步为何 

虽然发表了众多针对可持续性的承诺,该公司尚不打算改变其核心营运方程式—大量生产、快速周期、低廉价格,此商业手法造就了穿过即丢的文化,光在英国一年即有300,000 公吨的衣物被送进垃圾填埋场。

H&M 的Hallin 解释并没有更佳的替代方案。“我们可减少[现在的] 产量,但更不透明与不可持续的另外98% [之企业] 并不会停止运作。我们有着必须承担的角色—需要将那些不遵守营运透明原则的玩家逐出市场。”

这也是H&M 基金会的角色。由Stefan Persson 家族(H&M 拥有者)出资1.77 亿美元成立,此基金会致力为达成联合国2030 可持续发展目标尽一己之力。

他们最新公布的计划之一为一座新型态的热液回收系统,将解决衣物回收中最困难的流程:分隔混合纤维。这座名为Green Machine,占地约一个会议室大小的机器可提升H&M Group 使用回收材质的比例,现在数据还不到0.5%。当达到一定效能规模后,基金会也希望鼓励其他公司采用此技术。 

虽然衣物回收仅能解决一小部分的问题,但这是正确方向,FIT流行设计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料发展与行销主任Jeffrey Silberman 表示。“如果这能成为衣物回收的众多手法之一,并确保大量未使用的纤维与布料不流入填埋场或海洋,就能改变产业生产与管理产品生命周期的方式。”

Vogue 问 H&M:快时尚也能可持续发展吗?

在二十年间,H&M 集团由一个中型欧洲零售连锁店成长为世界上第二大的服饰公司,每年制造约30 亿件单品,并于全球4,800 间店面中销售。但最近营业额与利润的下滑,迫使这家来自瑞典的产业龙头正视其结构性问题,包含截至2018 年初累积价值超过43 亿美元的库存商品。 

“以前专注于开新店,推出新品并希望大家购买的硬体[营运模式]已死,”H&M 集团生产总监David Sävman 在最近一次位于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他当时正在对今年的Global Change Awards 得主发表演说,这场年度盛会是由该公司的非营利部门H&M 基金会主办。(资讯公开原则:Vogue 受基金会之邀参加,并接受交通与住宿赞助。)“我们需要制造大家想买的服饰,而不是期望大家想买我们已生产的产品。这样的营运模式无法可持续发展。” 

过去十年来,奢侈品集团及快时尚品牌皆开始公开正视可持续性的问题。Accenture 策略经理Anna B. Töndevold 表示,这些企业动作并不只是为了呼应外部压力—针对生产流程的重新评估与强化透明度为“长期经营”的必要条件。此举将增加顾客信任度、品牌价值与吸引人才,并减少如抵制或员工权益诉讼等风险。 

旗下拥有Cos、& Other Stories 及其他七个品牌的H&M 集团,是发起计划减少环境足迹的快时尚先驱之一。他们在2011 年春季时推出了首个Conscious Collection 可持续时尚系列,使用如有机棉与回收聚酯纤维等材质,并也于2013 年推出衣物回收计划。该公司也在印度实行合并运送、电动货车及无包装寄送等方案,来降低电子商务的环境影响。这些努力令其于Fashion Revolution 2018 时尚透明度指标中夺得第四名的成绩。 

“我们知道资源的耗费速率已超标,如果持续依赖传统资源,10 年后将不可能在业界中维持成功,”H&M 大中国区可持续经理Hanna Hallin 表示。 

哪些改变是必须

“H&M 及Zara 可说是业界中可持续性的领头者,”《买一件衣服要付多少钱》(Overdressed: The Shockingly High Cost of Cheap Fashion) 作者Elizabeth Cline 说。“不过,仅是比竞争者少了一些缺点还不够。”

如果零售商想要实质的改变,他们需要专注于生产,而不是只关心店面与物流的绿能效应。纤维与布料制作、纱线处理与染色在2016 年占服饰产业全球气候影响总量的 97%。但零售商通常并不持有制作他们服饰的工厂。Zara 母公司Inditex 仅持有占产能 3%的工厂,H&M 集团则完全与外部供应商合作,数量超过1,000 家。 

这些企业常以未持有工厂为由来规避其影响供应链的责任,但创新顾问公司TheCurrent 的首席创新长Rachel Arthur 认为他们能做到更多:“他们[与供应商] 的交易量庞大,因此有施压造就改变的筹码。”“这些跨国公司也有足够规模,可游说政府实行更佳的规范,”她补充。

另一个挑战?想要提升效能的供应商受限于时尚产业持续跨境,寻觅最低廉生产力的营运手段。

“这些品牌皆需要提升供应链的在地管理,”伦敦时尚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时尚创新机构主任Matthew Drinkwater 表示。“这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但已没有其他选择。” 

科技如何协助

除了与供应商更紧密合作外,Drinkwater呼吁企业们投资可减少产能浪费的科技。3D 设计、打样与生产原形皆可减少浪费,而人工智慧可用来少量生产特定商店所需的服饰。这些科技皆几乎可直接运用,但企业们需要优先发展管理运用这些科技的技巧。

今年H&M 任命Linda Leopold 为AI 政策总监,以及Cambridge Analytica 爆料者 Christopher Wylie为人工智慧研发总监,Drinkwater 认为他们掌握到了对的方向。

H&M 的下一步为何 

虽然发表了众多针对可持续性的承诺,该公司尚不打算改变其核心营运方程式—大量生产、快速周期、低廉价格,此商业手法造就了穿过即丢的文化,光在英国一年即有300,000 公吨的衣物被送进垃圾填埋场。

H&M 的Hallin 解释并没有更佳的替代方案。“我们可减少[现在的] 产量,但更不透明与不可持续的另外98% [之企业] 并不会停止运作。我们有着必须承担的角色—需要将那些不遵守营运透明原则的玩家逐出市场。”

这也是H&M 基金会的角色。由Stefan Persson 家族(H&M 拥有者)出资1.77 亿美元成立,此基金会致力为达成联合国2030 可持续发展目标尽一己之力。

他们最新公布的计划之一为一座新型态的热液回收系统,将解决衣物回收中最困难的流程:分隔混合纤维。这座名为Green Machine,占地约一个会议室大小的机器可提升H&M Group 使用回收材质的比例,现在数据还不到0.5%。当达到一定效能规模后,基金会也希望鼓励其他公司采用此技术。 

虽然衣物回收仅能解决一小部分的问题,但这是正确方向,FIT流行设计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料发展与行销主任Jeffrey Silberman 表示。“如果这能成为衣物回收的众多手法之一,并确保大量未使用的纤维与布料不流入填埋场或海洋,就能改变产业生产与管理产品生命周期的方式。”

Vogue 问 H&M:快时尚也能可持续发展吗?

在二十年间,H&M 集团由一个中型欧洲零售连锁店成长为世界上第二大的服饰公司,每年制造约30 亿件单品,并于全球4,800 间店面中销售。但最近营业额与利润的下滑,迫使这家来自瑞典的产业龙头正视其结构性问题,包含截至2018 年初累积价值超过43 亿美元的库存商品。 

“以前专注于开新店,推出新品并希望大家购买的硬体[营运模式]已死,”H&M 集团生产总监David Sävman 在最近一次位于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他当时正在对今年的Global Change Awards 得主发表演说,这场年度盛会是由该公司的非营利部门H&M 基金会主办。(资讯公开原则:Vogue 受基金会之邀参加,并接受交通与住宿赞助。)“我们需要制造大家想买的服饰,而不是期望大家想买我们已生产的产品。这样的营运模式无法可持续发展。” 

过去十年来,奢侈品集团及快时尚品牌皆开始公开正视可持续性的问题。Accenture 策略经理Anna B. Töndevold 表示,这些企业动作并不只是为了呼应外部压力—针对生产流程的重新评估与强化透明度为“长期经营”的必要条件。此举将增加顾客信任度、品牌价值与吸引人才,并减少如抵制或员工权益诉讼等风险。 

旗下拥有Cos、& Other Stories 及其他七个品牌的H&M 集团,是发起计划减少环境足迹的快时尚先驱之一。他们在2011 年春季时推出了首个Conscious Collection 可持续时尚系列,使用如有机棉与回收聚酯纤维等材质,并也于2013 年推出衣物回收计划。该公司也在印度实行合并运送、电动货车及无包装寄送等方案,来降低电子商务的环境影响。这些努力令其于Fashion Revolution 2018 时尚透明度指标中夺得第四名的成绩。 

“我们知道资源的耗费速率已超标,如果持续依赖传统资源,10 年后将不可能在业界中维持成功,”H&M 大中国区可持续经理Hanna Hallin 表示。 

哪些改变是必须

“H&M 及Zara 可说是业界中可持续性的领头者,”《买一件衣服要付多少钱》(Overdressed: The Shockingly High Cost of Cheap Fashion) 作者Elizabeth Cline 说。“不过,仅是比竞争者少了一些缺点还不够。”

如果零售商想要实质的改变,他们需要专注于生产,而不是只关心店面与物流的绿能效应。纤维与布料制作、纱线处理与染色在2016 年占服饰产业全球气候影响总量的 97%。但零售商通常并不持有制作他们服饰的工厂。Zara 母公司Inditex 仅持有占产能 3%的工厂,H&M 集团则完全与外部供应商合作,数量超过1,000 家。 

这些企业常以未持有工厂为由来规避其影响供应链的责任,但创新顾问公司TheCurrent 的首席创新长Rachel Arthur 认为他们能做到更多:“他们[与供应商] 的交易量庞大,因此有施压造就改变的筹码。”“这些跨国公司也有足够规模,可游说政府实行更佳的规范,”她补充。

另一个挑战?想要提升效能的供应商受限于时尚产业持续跨境,寻觅最低廉生产力的营运手段。

“这些品牌皆需要提升供应链的在地管理,”伦敦时尚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时尚创新机构主任Matthew Drinkwater 表示。“这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但已没有其他选择。” 

科技如何协助

除了与供应商更紧密合作外,Drinkwater呼吁企业们投资可减少产能浪费的科技。3D 设计、打样与生产原形皆可减少浪费,而人工智慧可用来少量生产特定商店所需的服饰。这些科技皆几乎可直接运用,但企业们需要优先发展管理运用这些科技的技巧。

今年H&M 任命Linda Leopold 为AI 政策总监,以及Cambridge Analytica 爆料者 Christopher Wylie为人工智慧研发总监,Drinkwater 认为他们掌握到了对的方向。

H&M 的下一步为何 

虽然发表了众多针对可持续性的承诺,该公司尚不打算改变其核心营运方程式—大量生产、快速周期、低廉价格,此商业手法造就了穿过即丢的文化,光在英国一年即有300,000 公吨的衣物被送进垃圾填埋场。

H&M 的Hallin 解释并没有更佳的替代方案。“我们可减少[现在的] 产量,但更不透明与不可持续的另外98% [之企业] 并不会停止运作。我们有着必须承担的角色—需要将那些不遵守营运透明原则的玩家逐出市场。”

这也是H&M 基金会的角色。由Stefan Persson 家族(H&M 拥有者)出资1.77 亿美元成立,此基金会致力为达成联合国2030 可持续发展目标尽一己之力。

他们最新公布的计划之一为一座新型态的热液回收系统,将解决衣物回收中最困难的流程:分隔混合纤维。这座名为Green Machine,占地约一个会议室大小的机器可提升H&M Group 使用回收材质的比例,现在数据还不到0.5%。当达到一定效能规模后,基金会也希望鼓励其他公司采用此技术。 

虽然衣物回收仅能解决一小部分的问题,但这是正确方向,FIT流行设计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料发展与行销主任Jeffrey Silberman 表示。“如果这能成为衣物回收的众多手法之一,并确保大量未使用的纤维与布料不流入填埋场或海洋,就能改变产业生产与管理产品生命周期的方式。”

Vogue 问 H&M:快时尚也能可持续发展吗?

在二十年间,H&M 集团由一个中型欧洲零售连锁店成长为世界上第二大的服饰公司,每年制造约30 亿件单品,并于全球4,800 间店面中销售。但最近营业额与利润的下滑,迫使这家来自瑞典的产业龙头正视其结构性问题,包含截至2018 年初累积价值超过43 亿美元的库存商品。 

“以前专注于开新店,推出新品并希望大家购买的硬体[营运模式]已死,”H&M 集团生产总监David Sävman 在最近一次位于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他当时正在对今年的Global Change Awards 得主发表演说,这场年度盛会是由该公司的非营利部门H&M 基金会主办。(资讯公开原则:Vogue 受基金会之邀参加,并接受交通与住宿赞助。)“我们需要制造大家想买的服饰,而不是期望大家想买我们已生产的产品。这样的营运模式无法可持续发展。” 

过去十年来,奢侈品集团及快时尚品牌皆开始公开正视可持续性的问题。Accenture 策略经理Anna B. Töndevold 表示,这些企业动作并不只是为了呼应外部压力—针对生产流程的重新评估与强化透明度为“长期经营”的必要条件。此举将增加顾客信任度、品牌价值与吸引人才,并减少如抵制或员工权益诉讼等风险。 

旗下拥有Cos、& Other Stories 及其他七个品牌的H&M 集团,是发起计划减少环境足迹的快时尚先驱之一。他们在2011 年春季时推出了首个Conscious Collection 可持续时尚系列,使用如有机棉与回收聚酯纤维等材质,并也于2013 年推出衣物回收计划。该公司也在印度实行合并运送、电动货车及无包装寄送等方案,来降低电子商务的环境影响。这些努力令其于Fashion Revolution 2018 时尚透明度指标中夺得第四名的成绩。 

“我们知道资源的耗费速率已超标,如果持续依赖传统资源,10 年后将不可能在业界中维持成功,”H&M 大中国区可持续经理Hanna Hallin 表示。 

哪些改变是必须

“H&M 及Zara 可说是业界中可持续性的领头者,”《买一件衣服要付多少钱》(Overdressed: The Shockingly High Cost of Cheap Fashion) 作者Elizabeth Cline 说。“不过,仅是比竞争者少了一些缺点还不够。”

如果零售商想要实质的改变,他们需要专注于生产,而不是只关心店面与物流的绿能效应。纤维与布料制作、纱线处理与染色在2016 年占服饰产业全球气候影响总量的 97%。但零售商通常并不持有制作他们服饰的工厂。Zara 母公司Inditex 仅持有占产能 3%的工厂,H&M 集团则完全与外部供应商合作,数量超过1,000 家。 

这些企业常以未持有工厂为由来规避其影响供应链的责任,但创新顾问公司TheCurrent 的首席创新长Rachel Arthur 认为他们能做到更多:“他们[与供应商] 的交易量庞大,因此有施压造就改变的筹码。”“这些跨国公司也有足够规模,可游说政府实行更佳的规范,”她补充。

另一个挑战?想要提升效能的供应商受限于时尚产业持续跨境,寻觅最低廉生产力的营运手段。

“这些品牌皆需要提升供应链的在地管理,”伦敦时尚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时尚创新机构主任Matthew Drinkwater 表示。“这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但已没有其他选择。” 

科技如何协助

除了与供应商更紧密合作外,Drinkwater呼吁企业们投资可减少产能浪费的科技。3D 设计、打样与生产原形皆可减少浪费,而人工智慧可用来少量生产特定商店所需的服饰。这些科技皆几乎可直接运用,但企业们需要优先发展管理运用这些科技的技巧。

今年H&M 任命Linda Leopold 为AI 政策总监,以及Cambridge Analytica 爆料者 Christopher Wylie为人工智慧研发总监,Drinkwater 认为他们掌握到了对的方向。

H&M 的下一步为何 

虽然发表了众多针对可持续性的承诺,该公司尚不打算改变其核心营运方程式—大量生产、快速周期、低廉价格,此商业手法造就了穿过即丢的文化,光在英国一年即有300,000 公吨的衣物被送进垃圾填埋场。

H&M 的Hallin 解释并没有更佳的替代方案。“我们可减少[现在的] 产量,但更不透明与不可持续的另外98% [之企业] 并不会停止运作。我们有着必须承担的角色—需要将那些不遵守营运透明原则的玩家逐出市场。”

这也是H&M 基金会的角色。由Stefan Persson 家族(H&M 拥有者)出资1.77 亿美元成立,此基金会致力为达成联合国2030 可持续发展目标尽一己之力。

他们最新公布的计划之一为一座新型态的热液回收系统,将解决衣物回收中最困难的流程:分隔混合纤维。这座名为Green Machine,占地约一个会议室大小的机器可提升H&M Group 使用回收材质的比例,现在数据还不到0.5%。当达到一定效能规模后,基金会也希望鼓励其他公司采用此技术。 

虽然衣物回收仅能解决一小部分的问题,但这是正确方向,FIT流行设计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料发展与行销主任Jeffrey Silberman 表示。“如果这能成为衣物回收的众多手法之一,并确保大量未使用的纤维与布料不流入填埋场或海洋,就能改变产业生产与管理产品生命周期的方式。”

Vogue 问 H&M:快时尚也能可持续发展吗?

在二十年间,H&M 集团由一个中型欧洲零售连锁店成长为世界上第二大的服饰公司,每年制造约30 亿件单品,并于全球4,800 间店面中销售。但最近营业额与利润的下滑,迫使这家来自瑞典的产业龙头正视其结构性问题,包含截至2018 年初累积价值超过43 亿美元的库存商品。 

“以前专注于开新店,推出新品并希望大家购买的硬体[营运模式]已死,”H&M 集团生产总监David Sävman 在最近一次位于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他当时正在对今年的Global Change Awards 得主发表演说,这场年度盛会是由该公司的非营利部门H&M 基金会主办。(资讯公开原则:Vogue 受基金会之邀参加,并接受交通与住宿赞助。)“我们需要制造大家想买的服饰,而不是期望大家想买我们已生产的产品。这样的营运模式无法可持续发展。” 

过去十年来,奢侈品集团及快时尚品牌皆开始公开正视可持续性的问题。Accenture 策略经理Anna B. Töndevold 表示,这些企业动作并不只是为了呼应外部压力—针对生产流程的重新评估与强化透明度为“长期经营”的必要条件。此举将增加顾客信任度、品牌价值与吸引人才,并减少如抵制或员工权益诉讼等风险。 

旗下拥有Cos、& Other Stories 及其他七个品牌的H&M 集团,是发起计划减少环境足迹的快时尚先驱之一。他们在2011 年春季时推出了首个Conscious Collection 可持续时尚系列,使用如有机棉与回收聚酯纤维等材质,并也于2013 年推出衣物回收计划。该公司也在印度实行合并运送、电动货车及无包装寄送等方案,来降低电子商务的环境影响。这些努力令其于Fashion Revolution 2018 时尚透明度指标中夺得第四名的成绩。 

“我们知道资源的耗费速率已超标,如果持续依赖传统资源,10 年后将不可能在业界中维持成功,”H&M 大中国区可持续经理Hanna Hallin 表示。 

哪些改变是必须

“H&M 及Zara 可说是业界中可持续性的领头者,”《买一件衣服要付多少钱》(Overdressed: The Shockingly High Cost of Cheap Fashion) 作者Elizabeth Cline 说。“不过,仅是比竞争者少了一些缺点还不够。”

如果零售商想要实质的改变,他们需要专注于生产,而不是只关心店面与物流的绿能效应。纤维与布料制作、纱线处理与染色在2016 年占服饰产业全球气候影响总量的 97%。但零售商通常并不持有制作他们服饰的工厂。Zara 母公司Inditex 仅持有占产能 3%的工厂,H&M 集团则完全与外部供应商合作,数量超过1,000 家。 

这些企业常以未持有工厂为由来规避其影响供应链的责任,但创新顾问公司TheCurrent 的首席创新长Rachel Arthur 认为他们能做到更多:“他们[与供应商] 的交易量庞大,因此有施压造就改变的筹码。”“这些跨国公司也有足够规模,可游说政府实行更佳的规范,”她补充。

另一个挑战?想要提升效能的供应商受限于时尚产业持续跨境,寻觅最低廉生产力的营运手段。

“这些品牌皆需要提升供应链的在地管理,”伦敦时尚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时尚创新机构主任Matthew Drinkwater 表示。“这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但已没有其他选择。” 

科技如何协助

除了与供应商更紧密合作外,Drinkwater呼吁企业们投资可减少产能浪费的科技。3D 设计、打样与生产原形皆可减少浪费,而人工智慧可用来少量生产特定商店所需的服饰。这些科技皆几乎可直接运用,但企业们需要优先发展管理运用这些科技的技巧。

今年H&M 任命Linda Leopold 为AI 政策总监,以及Cambridge Analytica 爆料者 Christopher Wylie为人工智慧研发总监,Drinkwater 认为他们掌握到了对的方向。

H&M 的下一步为何 

虽然发表了众多针对可持续性的承诺,该公司尚不打算改变其核心营运方程式—大量生产、快速周期、低廉价格,此商业手法造就了穿过即丢的文化,光在英国一年即有300,000 公吨的衣物被送进垃圾填埋场。

H&M 的Hallin 解释并没有更佳的替代方案。“我们可减少[现在的] 产量,但更不透明与不可持续的另外98% [之企业] 并不会停止运作。我们有着必须承担的角色—需要将那些不遵守营运透明原则的玩家逐出市场。”

这也是H&M 基金会的角色。由Stefan Persson 家族(H&M 拥有者)出资1.77 亿美元成立,此基金会致力为达成联合国2030 可持续发展目标尽一己之力。

他们最新公布的计划之一为一座新型态的热液回收系统,将解决衣物回收中最困难的流程:分隔混合纤维。这座名为Green Machine,占地约一个会议室大小的机器可提升H&M Group 使用回收材质的比例,现在数据还不到0.5%。当达到一定效能规模后,基金会也希望鼓励其他公司采用此技术。 

虽然衣物回收仅能解决一小部分的问题,但这是正确方向,FIT流行设计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料发展与行销主任Jeffrey Silberman 表示。“如果这能成为衣物回收的众多手法之一,并确保大量未使用的纤维与布料不流入填埋场或海洋,就能改变产业生产与管理产品生命周期的方式。”

转载声明

本内容系时尚丫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还会喜欢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