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装 > 超模档案

个子不高,眼睛不大,样貌不美…她用实力证明什么叫好看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9-10 23:07:38

文章导读

相信大家都已经看过昨天刷屏社交媒体的《Vogue服饰与美容》十月刊封面,这一次的拍摄,我们请来了中国超模中极具个人风格的一位,也是我们的老朋友——雎晓雯。

《Vogue服饰与美容》2019年十月刊

摄影:陈漫CHEN MAN

造型:李颖贤CANDY LEE
红色连体裤、薄纱半裙、珍珠项链、黑色短袜、红色尖头鞋 均为Dior

玫瑰金戒指、珊瑚黄金戒指 均为Cartier

红色流苏飘带 私人物品


这一次的封面灵感,来源于1917年11月George Wolfe Plank笔下的美国版《VOGUE》封面:

只不过这一次,我们把倚靠在月上的女孩,换成了我们喜欢的雎晓雯。

熟悉雎晓雯的人都知道,她天马行空,总有着各种鬼马表情和姿势,一颦一笑,极具感染力——

《Vogue服饰与美容》2019年十月刊

红色抹胸连体裤、薄纱半裙、珍珠项链 均为Dior

《Vogue服饰与美容》2019年十月刊
白色衬衣、黑色短裙 均为Shushu/Tong

私底下的她呢,也是出了名的古灵精怪。在别人的社交媒体都放满了摆拍的时候,她却总是欢乐地“自黑”。

展示衣服的时候,她绝不好好站着,而是整个人站在洗手台上手舞足蹈:

路上走着走着,就像个扑腾的小鸟,跑跑跳跳,一刻也安静不下来:

自己在车上,也可以跟泡泡玩得很开心:

在路上被街拍了,毫不羞涩地比了个剪刀手,让后面的摄影师和围观的群众也开心到不行:

她就像每个人心中都有的一位小女孩,是天真的,稚嫩的,是怀抱梦想的,盼望长大。

但事实上,她又并不严格符合大众想象中关于“美”应该有的样子,甚至她还为此感到自卑——

早在2014年,她为我们拍摄封面的时候,传奇摄影师Tim Walker就问她:“晓雯,你在中国算什么样的女孩?”

《Vogue服饰与美容》2014年十二月刊
摄影:Tim Walker

晓雯说,自己算不上是好看的。

她身材瘦削,眼睛细细长长,单眼皮,宽眼距,这绝不是人们眼中最完美的长相。

《Vogue服饰与美容》2014年十二月刊

摄影:Tim Walker

但恰恰如此,她成为中国超模军团中绝对无法忽视的那一位。从一个有点胆怯的少女,到现在,她自信、坚韧,面对镜头的时候,眼睛里总能投射出毫无畏惧的光芒。

她告诉我们,如果将时间拨回到90年代,自己可能也和千千万万普通的女孩没什么差别。甚至拍摄前几天朋友还这么对她说:“原来你小时候是一个这么正常的女孩。”

为什么说她正常呢?因为在她身上,好像能看到好多我们小时候的样子——

她是1989年出生在西安老城区的女孩,和绝大多数同龄孩子一样,是独生子女,喜欢的男生是《精武门》里的陈真,爱听孙燕姿,爱去游戏厅,精力充沛,有“多动症”,甚至呢,会跟年龄相近的小姐妹打架。

她也跟所有孩子一样,常被大人强迫着表演节目。不过小时候也没什么特长,大人嫌她“唱歌实在太难听了”。

于是,就会对她说“那就走一个猫步吧”。

《Vogue服饰与美容》2014年十二月刊

摄影:Tim Walker

如果你以为故事的套路走向是这打开了她的模特之门?恰恰相反,雎晓雯说自己是不能做计划的人,从小也没有模特梦。20岁那年,她因为“做模特可以化妆,穿高跟鞋,而且参加比赛还有奖品”参加了人生第一个模特比赛。

即使误打误撞中获得不错的名次,她也仍然很迷茫。

在模特公司,她觉得自己和其他模特不一样,个子不算高,眼睛又小。所以她不爱讲话,不化妆也不出门,自然获得不了很多工作机会。她一直很坦诚地跟我们说,外界对她长相的争议很大,刚出道的时候别人对她外貌的评价让她很自卑。

但明明这是一张多有辨识度的美丽的脸庞啊

最初开始工作的时候,她一直觉得自己在镜头前面像个木头娃娃——接受指令,指挥身体,做出动作,完成工作,循环往复。于是不了解的人容易对模特产生刻板印象,认为她们空有一副外表,没有自己的灵魂和思想。

《Vogue服饰与美容》2019年三月刊
摄影:刘颂

2011年,她被选中和孙菲菲、刘雯、秦舒培、奚梦瑶为连卡佛拍摄秋冬广告。雎晓雯发现另外几位模特非常安静,完全没有嬉笑地站在位置上,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她开始知道,专业的人原来更坚定、更融入这个环境。

2012年,是雎晓雯真正想清楚的一年。她与Tim Walker合作为《W》杂志拍摄照片,一整天只拍了一张。Tim Walker的工作方式是,一直观察她,等到两个人的想法在某个瞬间重合,就会对雎晓雯说“Stay there”。于是,一张定格着当时两人想法的照片就出现了——

《W》2012年三月刊

摄影:Tim Walker

后来在拍摄Marc Jacobs广告时,她又遇到了Juergen Teller。这位以真实著称的摄影师同样尊重她“穿上衣服,戴上妆发后,自身直接给出的反应”。

Marc Jacobs 2012春夏系列广告

经历了这几次拍摄,晓雯才真正知道怎么在镜头前表现自己。她开始在拍摄时关注音乐,观察所穿的衣服,不再拘谨于摄影师的指令,而是更肆无忌惮地展现自己的感觉。

她说:“我觉得我不光只是一张脸,只是我的身体在那里,我的灵魂也在这一次拍摄中。这个东西是我做的事,我给出来的idea,那种兴奋是我从来没有过的。”

《Vogue服饰与美容》2019年十月刊

条纹连体衣、蓝色抹胸裙、皮质腰带 均为Dior

个子不高,眼睛不大,样貌不美…...那又如何?她用实力证明什么叫真正的“好看”。

她开始获得了新生。

找到方法以后,雎晓雯好像马上进入了事业的突破期。如今,她已经晋升为模特网站Models.com中“Industry Icons”榜单中的一员,与Freja Beha Erichsen、Hilary Rhoda等成名多年的超模齐名。

《Vogue服饰与美容》2019年三月刊
摄影:刘颂

Models.com的编辑用“中国宝石”来形容她,真的太恰当不过了。当她懂得表达自己,将覆盖在外面的那一层灰尘抛光,她的璀璨就开始令人过目不忘。

这些年,她登上了Anna Sui、Chloé、Prada等各种品牌的秀场,并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Anna Sui 2019春夏系列秀场

尤其是她在维密上的表现,机灵又可爱,就像个元气满满的少女,跟通常或妩媚或甜美的天使都不一样。

她还拿了不少大牌的广告。比如在Salvatore Ferragamo的广告里,她将自己的身体表现力发挥到了极致。很多人看到之后都感叹——嗯,腿真长!人们终于发现她的身材比例有多好了。

Salvatore Ferragamo 2017秋冬系列广告

她的长相也反倒成为了一种优势。人们开始发现,这样独一无二的长相驾驭起彩妆来竟然那么适合。于是,NARS、MAC、L'Oreal等品牌都找晓雯来拍广告。

NARS 2019高潮系列

杂志封面就拍得更多了。算上这次的十月刊,她已经登上了8次《Vogue服饰与美容》的封面,每一次展现的都是不同的风格。

《Vogue服饰与美容》2017年五月刊
摄影:Roe Ethridge

晓雯亲切地称编辑总监Angelica Cheung为“模特妈妈”

2015年,她还成为了意大利版《VOGUE》中国特刊的封面人物,复刻了安迪·沃霍尔的经典作品,变成中国版的玛丽莲·梦露。

意大利版《VOGUE》2015年六月刊

摄影:Steven Meisel

而在这次为我们拍摄的大片里,她也同样将自己最真实的表达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Vogue服饰与美容》2019年十月刊
亮片刺绣抹胸裙、长靴均为Emporio Armani
灯笼耳饰 Chen Yiyuan

粉色褶皱背心、蓝色褶皱廓形连体裤均为Tomo Koizumi 

就这样一次次走秀、拍照,大约在三年前,雎晓雯突然发现容貌这件事情不会再干扰她了。她告诉我们,当自己的价值观与别人不同的时候,她会在选择时问自己这样做开不开心,晚上睡不睡得着觉。

因为作为一个经常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她要验证每个人生命推进的方式是可以不一样的。

Vogue服饰与美容》2019年十月刊

廓形印花连衣裙、丝袜、黑色高跟鞋

均为Marc Jacobs

别看她总是笑嘻嘻、没心没肺的,但这两年,她越来越愿意探索自己的内心世界了。

现在常住在纽约的她,生活变的很简单——她会依赖她的男朋友,她养了两只叫元宝和吉利的猫,她学会真正地去享受当下的生活。

她告诉我们,每天傍晚,纽约日落的云都会变得很好看。她会去中央公园跑步溜达,看小孩看动物,有时候坐下喝杯咖啡,跟小狗们打招呼。

今年,晓雯30岁了,她说自己的大脑终于成熟了起来。从以前的“木头人偶”,到现在毫无顾忌地在镜头前表达自己,从以前对外貌自卑,到现在获得自身和外界的双重认可。

她放下了内心的很多执念,也终于开始享受当下的生活,抓紧这每一分、每一刻。

我们都曾是这样的女孩,有自卑,有挫败,有迷茫,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手足无措。

但当你鼓起勇气,找到自我的时候,你一定可以活得很好看。

转载声明

本内容系时尚丫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还会喜欢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