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Aboutfilm > 看电影

曾被两位大导演嫌弃的故事 最后成了好莱坞经典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19-12-23 04:03:43

文章导读

50年前,克莱德对破产农民介绍自己时说:“We rob banks!”这句台词后来入选AFI百大台词第41位。今年,《雌雄大盗 Bonnie and Clyde》迎来了上映50周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将本片进行

50年前,克莱德对破产农民介绍自己时说:

“We rob banks!”

这句台词后来入选AFI百大台词第41位。今年,《雌雄大盗 Bonnie and Clyde》迎来了上映50周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将本片进行了4K修复重映,让影迷们可以再次一饱眼福。

久违了,半个世纪前的潇洒爱情……

要爱不要战争

《雌雄大盗》讲述的是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一对家喻户晓的情侣劫匪的故事。

他们公路狂奔,游戏人间,追求自由与爱情:

电影第一个镜头跳出了既有的好莱坞叙事框架,颇具震撼性地用诱人生动的红唇特写开篇,这是邦妮,故事的女主角,费·唐娜薇(Faye Dunaway)出演。

 

随着镜头,我们看到了邦妮以及她印在镜子中的脸。下一秒钟,她倒在床上,用力拍打床架,镜头拉近,定格在邦妮的双眼特写上,简单的一组画面,展现了她百无聊赖、寂寞空虚的生活,她的眼神中混合着愤怒、挣扎、空虚以及打破现状的欲望……邦妮后来为什么会出走成为盗匪,在这里其实已经埋下伏笔。

 作为小镇女招待的邦妮,本来过着波澜不惊的生活,直到她撞见克莱德(沃伦·比蒂Warren Beatty饰演)在偷自己母亲的汽车。

克莱德对邦妮一见钟情,他炫耀自己的犯罪过往,甚至当着邦妮的面抢劫了路边小店。克莱德就像是黑暗中的一束光,点亮了邦妮死寂的生活,她也深深的爱上了克莱德。

一见钟情说的大概是,

我一见你就知道我们是同路人,

我了解你的一切,

就如同我了解我自己。

 

遇见邦妮之前的克莱德,已经习惯了一人孤独上路的生活,遇见邦妮之后,克莱德已经不是克莱德,而是邦妮和克莱德:

“亲爱的,

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个有趣的世界吧!”

他们的爱情十分纯粹,没有金钱、名声、世俗的牵绊,只有一同对自由的追求与对社会束缚的反抗。印象最深的一幕是,克莱德教邦妮练习射击时,遇上了破产的农民,一辆破旧的汽车载着一家人和全部家当。

农民看着眼前被禁止进入的房子,告诉邦妮和克莱德,这里以前是他们的家,但银行赶走了他们。农民的无助与无奈深深刺激了克莱德,于是在最后告别时,克莱德说了那句经典的台词——

" Miss Bonnie Parker,

她是邦尼,

  And I'm Clyde  Barrow,

我是克莱德,

We rob banks!"

我们是抢银行的!

随后,他与邦妮相视一笑,从此走上抢劫银行的不归路,这一路发生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他们只抢劫银行,不欺凌弱小,经历枪林弹雨,用反抗捍卫爱情。

他们所做的一切,不为犯罪,只为爱。

而这条路是没有未来的。最后一组长达30秒的慢镜头中,一百多发子弹射向邦妮和克莱德。

邦妮与克莱德最后的深情对望

而在这一刻来之前,是明媚的阳光,飞翔的鸟儿,一对儿向往幸福生活的恋人。但是最后的最后,留在我们脑海里的不是射击停止后的血腥画面,而是在知道死神即将来临,这对恋人之间的深情对望。

 

《雌雄大盗》又被译作《我俩没有明天》,它上映时,反主流文化达到最高峰,人们高喊口号走上街头游行。没错,爱才是一切真谛!于是很自然的,当看到邦妮与克莱德的最后对望,爱情的美好立马浮现在脑海:

“你不想和我独处么?”

“我一直觉得我们在独处。”

《雌雄大盗》开创了公路片的一种类型,也是“暴力美学”的集大成者,之后数量众多的公路片主人公们,似乎都在向“邦妮和克莱德”致敬。

 They're young. They're in love. 

They rob banks!

 好莱坞的全新时代

这部电影开启了一个时代,在这个崭新的时代里,自由和爱情是一切的注脚。

上世纪60年代末是好莱坞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时的美国社会充斥着动荡、喧嚣与不安,美国社会的传统价值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信仰缺失的美国青年们急需新的情绪出口,于是有了嬉皮文化和摇滚,在这样的背景下,1967年《雌雄大盗》上映了。

导演阿瑟·佩恩

导演阿瑟·佩恩(Arthur Penn)以公路片形式重新定义强盗类型题材,同时运用浪漫主义口吻讲述这对亡命鸳鸯的故事,喜剧、爱情、暴力与惊悚等元素在阿瑟·佩恩的镜头前完美融合在一起。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电影原本由特吕弗导演,后来他把剧本推给了戈达尔,而戈达尔也没有接下导筒。


受到法国新浪潮影响,《雌雄大盗》每一分钟都充斥着自由主义精神特质,电影中对社会不公的反抗、对禁锢个性的不妥协,都与那个时期的美国青年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共鸣。

《雌雄大盗》上映后,《时代》刊登了一篇关于《雌雄大盗》的影评,那一期的封面上出现了“新好莱坞电影(New Hollywood)”这样的名词,于是《雌雄大盗》被视为新好莱坞电影的发轫之作。

《毕业生》剧照

《逍遥骑士》剧照

1967年到1969年,与《雌雄大盗》一同开启新好莱坞时代的还有《毕业生》和《逍遥骑士》。

《卡萨布兰卡》是旧好莱坞时期的代表作

新好莱坞时期是相对于旧好莱坞(也称经典好莱坞)时期来说的,两个时期代表着不同的叙事模式、拍摄手法、人物设定……它们以上世纪60年代为分界线,相较于旧好莱坞时期在电影创作上遵循戏剧电影的美学原则,新好莱坞时期的电影并没有固定程式,它们能直面生活中的沉重话题,无论是从深度还是广度上都给人启发和震撼。

 

马丁·斯科塞斯的《出租车司机》代表着新好莱坞的兴盛

《雌雄大盗》所开启的新好莱坞时代贡献了一大批耳熟能详的杰出好莱坞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弗朗西斯·科波拉(Francis Coppola)、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以及一大批像《发条橙》、《飞越疯人院》、《2001遨游太空》、《出租车司机》这样的经典作品……

是它,开启了好莱坞的全新时代!

 

《雌雄大盗》的五位主要演员

1968年的第40届奥斯卡,《雌雄大盗》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以及最佳男女主角五大满贯提名,同时还创造了奥斯卡史上五位主要演员同时提名的历史。遗憾的是,最终只拿到了最佳女配角与最佳摄影两座小金人,主创们不满地叫道:


“我们这伙抢银行的被人抢了!”

 

当邦妮遇上贝雷帽

 当然《雌雄大盗》贡献的不只有话题与票房,还引领了时尚潮流……

 

英国伦敦的国王大道上,一位时尚摄影师在等待捕捉他预想中的拍摄对象,这时走来一个身穿深色半长裙、束带毛衣,头戴贝雷帽的女人,他立马按下快门抓拍到了难得的素材。几天后,一家媒体发表了一篇关于“邦妮风”的文章,配图就是这位摄影师在国王大道上捕捉到的那道倩影。

 

多年后,费·唐娜薇在自传中回忆道:

“我穿着深色半长裙、束带毛衣、戴着一顶贝雷帽。

几天后,一张照片见报,

这篇文章分析了‘邦妮’效应的深远影响。”

没有人,甚至连摄影师都没有认出这张作为“邦妮风”最好诠释的照片上,出现的就是“邦妮”本人。

 

费·唐娜薇带来的“邦妮风”

《雌雄大盗》上映以后,一场始料未及的新风潮席卷整个时尚界,邦妮以她的独有风格让“Bonnie Style”这个词成为最时髦的代表。

20世纪60年代后半期,大街上随处可见穿着针织衫、粗花呢半身裙、细条纹套装,戴着贝雷帽、印花丝巾的姑娘,她们从头到脚包裹着自信,时不时带着几分倔强与叛逆,这是电影中邦妮给我们的第一印象。

当经典与叛逆同行,当自由主义与时尚相伴,当30年代遭遇60年代,“邦妮风”注定要成为服饰流行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朗克尔为《雌雄大盗》设计的戏服手稿

但这股强劲的“邦妮风”最初并不是从美国吹起,大洋彼岸的大不列颠正受着“摇摆伦敦”的影响,《雌雄大盗》的上映正好与这种对抗束缚、崇尚个性的追求高度吻合。

西奥多拉·范·朗克尔(Theadora Van Runkle)在接手《雌雄大盗》戏服设计邀约时,还只是名不见经传的插画师,对电影一窍不通,而她在看读到剧本的第一页,就已经对设计方向了然于心了。

《雌雄大盗》的故事发生的背景在1930年代,那时候雪纺、丝绸、长裙最为流行,苗条腰线也得以回归。但朗克尔并没有完全照搬潮流,在她的理解中,邦妮与克莱德的衣着,其实就是人们的日常穿着,只不过电影软化了现实,使得戏服更加光鲜性感。

 

电影开场,穿着米色连衣裙的邦妮出现在观众面前,作为一名女招待,她规矩地搭配了平底芭蕾鞋与牛皮手包,走在尘烟四起的乡间小道上,根本没人想到,之后她会变成全国闻名的通缉犯。

 

随着剧情推进,朗克尔为邦妮设计的服饰越来越“职业”化,丝质印花方巾、细条纹套装、半身裙……以及最经典的贝雷帽,这种独一无二的穿搭风格,让人过目难忘。

 费·唐娜薇有很多贝雷帽造型

说到“邦妮风”不得不提贝雷帽,它是邦尼整身造型的点睛之笔,这一切得益于摄影师莱斯利·吉尔(Leslie Gill)对朗克尔的启发,也得益于1930年代大银幕上的各种贝雷帽形象。

《雌雄大盗》的热映让贝雷帽再度受到青睐,费·唐娜薇回忆1968年初出席电影法国首映式的场景,当她走出轿车时不得不惊叹:

“我的上帝,每个人看起来都像我!”

现场几乎每个热情的粉丝都戴上了贝雷帽,当晚,一份来自比利牛斯的包裹送到了唐娜薇下榻的酒店,里面装满了贝雷帽,这是那里的贝雷帽厂商对她的由衷感谢。

 

朗克尔还在自己的设计中运用了“斜裁”,1930年代维奥内特(Vionnet)夫人创造性地采用了“斜裁”, 这种剪裁方法使得裙子拥有悬垂流畅的褶皱线条,显得更加飘逸有质感,这是朗克尔对复古审美的致敬。

 

除了上面这些来自朗克尔的小心思,你还能发现其实邦妮并没有穿内衣,导演在无形中,塑造了邦妮无拘无束,随性自由的形象——

她只取悦自己和爱情。

 

今年《雌雄大盗》上映50周年,奥斯卡组委会特意邀请沃伦·比蒂、费·唐娜薇来担任最重要奖项——最佳影片的颁奖嘉宾。

没错,正是他们颁发的奖项闹出了本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大乌龙,场面虽然有些尴尬,但我们仍然欣喜于《邦妮与克莱德》半个世纪后的“同框”。

不管多少年过去,他们永远是挣脱束缚的自由化身,

当他们开着T型车向我们驶来,

那一瞬间,多希望这对在路上的恋人,

是我们自己!

撰文:Apple

转载声明

本内容系时尚丫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还会喜欢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