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Aboutfilm > 看电影

在盛夏泳池里跳芭蕾,爱乐之城最梦幻的打开方式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19-12-23 04:02:47

文章导读

《出水芙蓉》Bathing Beauty, 1944梦幻布景,歌舞传情。歌舞片铺排了无数浪漫逸事,而盛夏的泳池,就是最别致的那一方舞台。第一部水上歌舞片《出水芙蓉》,毋庸置疑是国民级的童年

《出水芙蓉》

Bathing Beauty, 1944

梦幻布景,歌舞传情。歌舞片铺排了无数浪漫逸事,而盛夏的泳池,就是最别致的那一方舞台。第一部水上歌舞片《出水芙蓉》,毋庸置疑是国民级的童年记忆,超凡脱俗的水上盛宴,极尽幽默和时髦,掀开了好莱坞歌舞片黄金年代的序幕。

雷德·斯克尔顿与踢踏舞女王艾莉诺·鲍威尔

雷德·斯克尔顿(Red Skelton)穿着粉色蓬蓬裙大跳芭蕾舞,无疑是童年记忆中最爆笑的桥段。这位四十年代的超级谐星,横扫全美广播、电视和大银幕,仅仅靠出类拔萃的耍宝功力,就和当时的歌舞片冠位(弗雷德·阿斯泰尔与艾莉诺·鲍威尔)站到了同样的高度。

水上歌舞片女王,埃斯特·威廉斯

水上歌舞片在黄金年代中狂野生长,花期短暂,却登峰造极。这奇花异卉正是因女主角埃斯特·威廉斯而生——原本是游泳运动员的她,有着无懈可击的性感身材,和炉火纯青的花样游泳技巧;她一度主宰了大银幕上的泳池,好莱坞甚至为她定制了水上歌舞片《百万美人鱼》。

埃斯特身形高挑,骨骼宽大,运动员出身的她健康又丰腴,是当时美国人眼中最性感的身材;而她身着的连体泳衣时髦至极,在比基尼尚未诞生的年代,一片式的勾勒有着欲盖弥彰的魔力,四十年代不同于当下审美的健美风潮,从中可以豹窥一斑。

这对准备第二天结婚的小两口,在泳池边凑着脑袋一边调情一边合计,如何双双辞去原来的工作,开始婚后的新生活。史蒂夫目光灼灼,满脸宠溺,为了亲吻未婚妻一头扎进了水里。

史蒂夫想要辞去好莱坞作曲家的身份,然而他尚且还拖着《水上盛典》的稿,这个决定惹火了催稿的经纪人乔治。于是,乔治请来一个女演员假扮小三,还带来了三个孩子大闹婚礼,卡洛琳气得扭头就走,赶回维多利亚女子学院继续任教。

追随妻子来到女子学院的史蒂夫,被拦在门口,但他在爵士乐俱乐部中偶然从律师那里得知,维多利亚学院校章规定男生也可以入学,便准备报名入学。值得一提的是,俱乐部中吹奏小号的,正是爵士音乐家Harry James本人,如假包换的现场演奏。

史蒂夫前去维多利亚学院入学,本来只是让卡洛琳见他一面,没想到不仅卡洛琳不听解释,还和老师们一起合计着,在试用的二十天内记满过将他开除。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史蒂夫真的成了女子学院的学生。

“记过一百分就开除,故意违反记过二十分,我希望你早点记满。”  “亲亲老师也要记过二十分吗?”  “够你开除的了!”

卡洛琳带着史蒂夫来到他破烂的地下室宿舍,在告诉他入学须知的时候,就有了上面这一段教科书式的傲娇。破损的相框挂在空中,史蒂夫就在相框背后一边撒表情包,一边跟生气的妻子玩闹似地拌嘴。

另一边,学院中的姑娘们围坐在乐师身边,声色俱佳地,与她共同演奏巴西名曲《Tico Tico》,而毫不意外地,这位乐师正是二十世纪首席双排键管风琴大师埃塞尔·史密斯本人,炫技至极,甚至手脚并用同时演奏管风琴和手鼓,令人叹为观止。

热爱音乐的姑娘们,当然个个都是流行乐大作曲家的小迷妹,她们来到史蒂夫窗前,史蒂夫每擦干净一片积满灰的玻璃,就露出一个金发红唇笑意盈盈的小脑袋。

史蒂夫很快就跟学校迷妹打成一团,当音乐课教授刁难他,要他改编苏格兰民歌时,他直接带来了自己音乐圈中的好友,与迷妹们唱作出一首编曲豪华的八重奏流行乐,现场表演无比欢脱的康康舞。结果,不仅音乐教授无法给他记过,其他老师也难不倒他。

接下来,就轮到舞蹈老师的刁难了,伴随着柴可夫斯基胡桃夹子组曲的奏响,最经典的童年记忆也在这个时候上线。练功房中,女学员们都在和着《花之圆舞曲》练芭蕾基本功,史蒂夫被迫穿上了粉色的芭蕾舞裙,练起来在木地板上摔得劈啪作响。

收腹,挺胸,收肩,抬头!舞蹈老师纠正着史蒂夫的站姿仪态,动辄就是一气呵成的四个巴掌,甩的他阵阵发懵,懵到在横杆上同时架上了两条腿,又是人仰马翻的爆笑一摔。

美好的步态来自于骄傲,舞蹈老师如是说,每个女人都在走路时都应该想着,“我有个秘密,我长的多美,大家都爱我”,回头便让史蒂夫跟着做。身为男人的史蒂夫哪里经得起这学步邯郸,像个鸭子一样歪歪扭扭地走过来——想也不用想,舞蹈老师顺手就是四巴掌。

史蒂夫的耍宝芭蕾这才刚刚开始,他被姑娘们在休息间隙吃剩的糖纸黏住了,一场划时代的尬舞就此拉开了序幕:糖纸从左脚黏到右脚,从左手黏到右手,史蒂夫伴着《芦笛舞曲》跳出相差无几的芭蕾动作,但每一次舒展四肢都是在扯糖纸。音乐和喜剧,天衣无缝。

这段终极尬舞的最高潮,也用上了组曲中最欢快的《特雷巴克舞曲》,每个旋转,每次撞人和撞墙,每次糖纸的传递和撕扯,都出乎意料地合乎节奏。笑声背后,是和《猫和老鼠》一样出色的古典音乐化用,品味超群,并且用音乐的节奏,精心斧凿镜头和肢体语言。

《特雷巴克舞曲》的鼓点越来越快,黏手的糖纸让史蒂夫越来越抓狂,他最后躲到墙角,伴随着愈发有力急促的铜管,一下下崩溃地撕扯糖纸,在最后一个音节响起时,啪!一掌把糖纸糊到刚刚走进来的妻子脸上。

这毫厘不爽的无缝衔接,让古典音乐变得前所未有令人捧腹,即使很多年后,仅仅听到胡桃夹子组曲,就叫人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经过重重考验,卡洛琳已经与史蒂夫重修旧好。然而就在两人回校时,恶作剧的小迷妹,前来坦白的假小三,气急败坏的经纪人,来送信的哥伦比亚歌手,闹剧般地全部挤进了史蒂夫的宿舍。

众人的闹剧让维多利亚学院在家长面前名誉扫地,卡洛琳因故被学校开除,丢了工作。史蒂夫向经纪人提了条件,只有让卡洛琳来主演,才会接着去完成《水上盛典》,因而到了故事的最末,平凡的游泳教师,终于顺理成章地化身Bathing Beauty,出水芙蓉。

随后,便是名副其实的水上盛典,至今仍是歌舞片规模最大的演出之一。米高梅影业斥巨资为女主角修了超豪华的泳池,爵士音乐家Harry James率领庞大的管弦乐队,另有百人花样游泳队作陪衬。如镜的水面,就将这歌舞时代的眩晕记录在案。

卡洛琳驾轻就熟地从花样游泳队的阵型中游过,轻灵地像是泊在一片蓝色的空气中。她轻松地舒展手臂划水,沉浮旋转,从池底捧出一支白色睡莲。所谓出水芙蓉,不过如此。

花样游泳运动员就以这株睡莲为中心,转动起里外三层的巨型花环,水上芭蕾的节奏,被完美地包裹在施特劳斯的《蝙蝠序曲》中。这出轻歌剧中恩怨化解后的欢畅,和小两口的爱情和事业一样,柳暗花明,殊途同归。

既然是歌舞片,必定要少不了戏剧化的收梢。当《蝙蝠序曲》渐入高潮,卡洛琳在泳池中心轻快盘旋,指尖一挑便漾一座喷泉,还在喷泉中央喷出火焰来。这浓纤得当的调性配合,催生了水上歌舞片和埃斯特·威廉斯这样的奇花异卉,哪怕朝生暮死,也要极尽一晌贪欢。

不过,水上盛典并未像传统的百老汇桥段一样,沿用灯光渐暗大幕垂下的收束——喷泉四周,满天匝地的水幕逐渐倾泻开来,将水火两重天的场景整个笼罩在水汽之中。时至今日看起来仍然清奇,在四十年代,是叫人瞠目结舌的奢侈。

因为绝佳的音乐品味,小品式的滑稽表演也叫人大呼过瘾;在后期特效匮乏的年代,冠位艺术家们现场歌舞,仅靠精湛的长镜头就已登峰造极。这就是好莱坞歌舞片的古早味,天真,幽默,又极力斧凿。

有人感叹,这些电影总是突如其来任性歌舞,仿佛那歌舞是招致恶评的原罪。然而从童年的《出水芙蓉》,到成人礼的《爱乐之城》,多少人爱慕这生生不息娱乐至死的火种,爱这所到之处即是舞台的酣畅从容。

转载声明

本内容系时尚丫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还会喜欢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