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Aboutfilm > 看电影

当独居男人,遇上梦露敲门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9-08 20:39:37

文章导读

三年之爱,七年之痒。说起爱情守恒,婚姻保鲜,似乎逃不过苦大仇深的男女议题,但偏偏有部传奇之作极尽娱乐,让独居的中年男人,遇上梦露来敲门。这叫人欲罢不能的痒,非但不是婚姻的阻碍,反倒成了老夫老妻的勋章。

《七年之痒》

The Seven Year Itch, 1955

一出幽默小品,因为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成为当年票房最高的电影,横扫欧美世界的报纸头版。她的个人光芒压过了作品,手压裙摆的动作取代了电影本身,变成了她的个人标签。梦露之所以是梦露,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部《七年之痒》。

这桩中年男人的艳遇,是好看好笑得让人印象深刻——梦露负责好看,大导演比利·怀德(Billy Wilder)负责好笑,以至于电影的名字竟成为了“七年之痒”这句谚语的出处。但长久以来很多人误解了一点:让家庭崩溃的,叫做七年后的婚变;无伤大雅地路过诱惑,才叫七年之痒。

理查德·沙曼先生(汤姆·伊威尔饰)就是结婚七年的男人,住在曼哈顿的中产阶级,出落体面,在车站中送别外出避暑度假的妻儿。像每个女人临行前对丈夫嘱咐的一样,少喝酒,少抽烟——总之要杜绝那些男人独居的诱惑。

妻子的外出,为狭小整洁的家庭道德打开了缺口,夏日的曼哈顿俨然是独居中年男人的聚集地,一点风尘味就能掀起热浪。理查德拿起儿子落下的划桨回家,暗暗地重复着妻子的嘱咐,不喝酒,不抽烟,不近女色。

爱一个人,爱到问她拿零花钱,爱到讨她准许要酒喝,怕是最严格的试验。

这位平日里的“妻管严”,是廉价小说出版社的主编,脑洞大到无边的“标题党”,司职起“有吸引力”的香艳书名,甄选“有诱惑力”的封面插图,推敲“有意思”的俗辣情节。这位资深人夫,最懂得男人看江湖小人儿书的桃色脑洞。

生活中那些未曾吐露过杰克苏情结的居家男人,脑子里说不定也有些俗辣幻想:记忆中家庭美满的中年男子,总有两三个是爱看《知音》的。

这另类的职业素养,在理查德的生活中也起了蝴蝶效应,市场脑洞失控的他,总是幻想着女人被他所吸引:穿吊带胸衣的秘书豪迈宽衣,欲女护士飞蛾扑火袭胸病人,伴娘在海滩上欲火中烧背叛姐妹。

多么熟悉的男性幻想,这就是人到中年的杰克苏,金发女郎老套的角色扮演有着分门别类的恶俗主题,幽默,又有点猥琐。

回到家的理查德,将香烟上锁,将钥匙放到高处,不过天知道他想束之高阁的是什么。他模仿妻子的腔调说着,“记得用开瓶器(开可乐)”,然后刻意用橱柜把手撬开可乐瓶盖,压抑的中年男人呐,仿佛能从这微乎其微的放飞自我中,获得莫大的欢乐。

香烟已锁,酒水未沾,却没料到诱惑来敲门。前来公寓楼上短住的电视广告明星,摁响他的门铃,梦露穿着风情万种的吊脖裹身裙,勾勒着无懈可击的性感身材,抱着刚买来面包薯片,手里还拎着一只小电风扇,一如低俗小说女主角的出场方式。

这性感尤物的闯入,让原本打算“清心寡欲”的理查德乱了阵脚。他尝试用工作来分心,读带回家的书稿,读了三遍“中年男人的压抑,那是因,也是果”,不料梦露住处砸下来的一盆番茄——这下他非得请这惹火的少女来家中喝一杯不可了。

她说,下楼前得去厨房穿上内衣,“当天气这么热时,我把我的内衣冰在冰箱里。”这简直妙极了,还有什么比炎炎夏日,冰镇过的少女内衣更引人遐想?多么机灵的俗气!

这就是男性导演最爱用在梦露身上的、无动于衷的勾引,“天气实在太热,我昨天泡在浴缸里过夜,可是铁龙头一滴滴漏水太吵人,我就用脚趾塞进去把它堵住”,这低俗小说中招牌式的性暗示,配上梦露的傻白甜表情,令人欣快发抖。

这夏天如此炎热,热到女神来敲门,只是为了来蹭空调。

旧好莱坞的修辞,有着小说般的想象力。这种情色想象力放在梦露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她睁眼天真,眯眼性感,总是一副受惊小鹿的无辜表情,这甜蜜少女散发着毫无自知的吸引力,连女人都梦想与她共枕,好欣赏她眉目含春的天真表情,试问哪个男人招架得住?

譬如,她上楼拿香槟和薯片,回来时换了一件紧致的吊带礼服,可她无法自己系上那礼服带子,就任由那肩带垂在胸口,竟然要理查德为她系上。放在当年的银幕上,这是尺度惊人的热辣桥段,而理查德小心翼翼地献殷勤,也有着点到辄止的矜持。

他开香槟的时候,被梦露看到了手上的戒指,但梦露认为正因是已婚男子,反而可以百无禁忌,“我不知道为什么男人们那样疯狂地看着我,然后让我和他们结婚。”已经结了婚,所以不会被骚扰被求婚——这荒诞的傻白甜,也只有在梦露身上能够成立了。

致敬经典之余,也在暗示影片中年艳遇的氛围;不过一旁的梦露毫不知情,困惑地皱皱眉,像个小女孩一样吧唧吧唧地吃薯片。

顺着音乐的话题,理查德和梦露弹上了钢琴,不过弹的是“筷子”(这曲子只需要两根食指邦邦邦地往下戳,类似两只老虎)。梦露玩得正起劲时,他却难以按捺亲吻身边梦露的欲望,做出了失态的举动,双双摔下钢琴椅子,这让理查德无比的自责和焦虑。

骨子里还是个好男人。

糟糕的是,脑子里塞满低俗情节的大编辑又犯了职业病,脑洞不仅用来意淫眼前的梦露,还幻想度假的妻子在草垛上投怀送抱。他解气地邀请梦露出来看电影,两人的玩笑般的亲吻相当克制。

就在电影院门前,地下管道的一股上升气流,裹挟着全世界男人的吃豆腐嗜好,造就了载入历史的一幕。

用手压裙摆的传世影像,正是出自《七年之痒》剧组宣传的途中,在曼哈顿莱克星顿大道的现场表演。上升气流吹起她的白裙,欲遮还休中尽显风流。 这个镜头反反复复拍了几次,每一次都使得围观的人群骚动不已。

这让梦露数十年如一日被冠以性感女神的一幕,却是她感情生活崩溃的开始。

梦露当时的丈夫,乔·迪马吉奥,在拍摄现场,将这场全民偷窥的闹剧尽收眼底:让围观人群高声喝彩的是妻子高高扬起的裙子,连内裤一览无余。在争吵之后,这对金童玉女的爱情与他们9个月的婚姻因此结束了。

人间尤物从来经不起亲手把玩。她在大银幕上点燃了男性的双眼,却在枕边人的眼中变得支离破碎,连她年仅36岁时的死亡之谜,也与糟糕的感情生活不无关系。

讽刺的是,生活以外镜头以内,傻白甜仍是她的专利。她继续到理查德家中蹭冷气过夜,为避人耳目,梦露竟撬开了屋里封住的楼梯口,径自从楼上走到楼下。她换了清纯的衬衫裙,手里拿着酒和榔头,招牌式的一挑眉让人闭嘴惊艳。

理查德愈发焦虑,脑洞越来越狂野,他必须逃离这诱惑,第二天的早上,他拿上儿子落下的划桨,径直赶往妻儿身边,出门时甚至连鞋都忘了穿;而梦露探出窗户的一挥手,就将这夏日的艳遇画下句点。

不过,从头到尾,梦露饰演的电视明星,都未曾交代姓名,她的出现,没有改变任何事情。你从来没办法彻底明证一个丈夫的忠贞,但越是梦露这样的镜花水月,越显得他意志力的坚韧,因而这是七年之痒,不是七年后的婚变。

无名的梦露,出现在每个好男人的七年之痒里。新世代妻子都应该在七周年纪念日,让丈夫穿上合身的西装,戴上小礼帽,让他独自去电影院,无伤大雅地路过一场诱惑。

这意淫中小小的越轨,妙在无目的,没有僭越伦理,只是将妻儿傍身的完满推搡一下,这样的调皮即是承认,像那被严妻命令不准看别的女人的丈夫,捧起时装杂志看模特,“我看了,打我呀”。中年丈夫的爱,猥琐又深沉。

转载声明

本内容系时尚丫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还会喜欢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