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Aboutfilm > 看电影

她是而且永远是美的化身,从青春到迟暮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9-08 20:35:02

文章导读

这个秋天,奥黛丽·赫本的私人物品将在佳士得伦敦拍卖中心举槌,拍品包括一条知更鸟蛋色的纪梵希鸡尾酒裙,《蒂凡尼早餐》带批注的剧本,以及刻有“窈窕淑女”的打火机……这场即将

这个秋天,奥黛丽·赫本的私人物品将在佳士得伦敦拍卖中心举槌,拍品包括一条知更鸟蛋色的纪梵希鸡尾酒裙,《蒂凡尼早餐》带批注的剧本,以及刻有“窈窕淑女”的打火机……

这场即将到来的拍卖注定要成为焦点,因为她是赫本,她身上有我们对于美好的向往,对纯真的渴望,我们一面怀念她经典的银幕角色,一面追随她所定义的时尚美学。在我们心中,奥黛丽·赫本不仅是个名字,更是一种风格,一个时代。

 “优雅是唯一不会褪色的美。”

——奥黛丽·赫本

  她拥有的绝不仅仅是美貌 

1924年的新奥尔良,一个叫杜鲁门·卡波特(Truman Capote)的男孩出生了,17年后他受雇于《纽约客》开始写作,之后便声名大噪,他是天生名流,热衷打扮:

“他在剧院的走廊上向我走来,

闪着光的头发垂在肩膀上,

如同王尔德再现,

穿着天鹅绒,戴着百合花。”

卡波特是矛盾的集合体,他既自恋又富有同情心,既内心孤独又是个煽动家,他将混迹于纽约名流圈聚会的细节融进中篇小说《蒂凡尼早餐》里,将梦想和追寻,伴着香槟酒的甜香,泼洒出哀愁……

能被称为一种风格的女星除了梦露,就是赫本了。

卡波特在构思女主角霍莉Holly时,脑中的蓝本就是知心好友梦露,她性感丰腴,带着与生俱来的不谙世事和娇憨,当他得知小说将被拍成电影,而女主不是梦露时,直接拍案而起:

“霍莉那惊世骇俗的奔放,

以及纯洁的放荡感赫本驾驭不了!”

纽约第五大道的清晨,宁静祥和,一位身穿小黑裙的女孩走下出租车,站在未开门的蒂凡尼珠宝店橱窗前,从牛皮纸袋中拿出咖啡和面包吃早餐,电影甫一开场,就注定成为传奇。

 

乡村女孩怀揣着一夜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只身奔赴大都会,周旋在男人中间,觥筹交错间却满是辛酸泪;而文艺青年穷作家,也只能依靠皮相去依附于寂寞深闺的女富豪,两个人相遇,撒谎隐瞒,谈笑风生,谁都不愿去扯开那块关乎自尊的遮羞布。

在“永远不会遭遇任何坏事”的Tiffany & Co.店面里,两个繁华世界里渺小的漂泊者越靠越近,拜金女要的是橱窗里那颗128.54克拉黄钻所带来的安全感和归属感,可物质男只能用10块钱,让蒂凡尼为他带来的戒指刻字。

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就像无本之木,不堪一击,接下来的剧情如你所知,霍莉的美梦在最后一刻破灭,保罗一番藏在心中已久的话让霍莉终于看清了内心,欣然接受生活中“People do fall in love”的现实。

赫本没有按照小说框架来扮演霍莉,电影与小说最终也走向了完全不同的结局。电影中,穷作家与富婆分道扬镳,交际花也被迫摆脱了钓金龟婿的游戏。瓢泼大雨中,幡然醒悟的交际花跑去寻找刚刚被自己丢掉的猫,也寻找被自己拒绝的10块钱爱情。无论怎样的放荡不羁,终究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这样美好幸福的大结局,确实更适合赫本来出演。

说到底,这就是一个以爱来救赎的故事,作为1961年最卖座的电影之一,《蒂芙尼的早餐》获得了奥斯卡五项提名,其中就包括赫本的“最佳女主角”。尽管成绩辉煌,但这的确是一部被高估的作品,放在上世纪60年代亦不算佳作。好在,这部电影有赫本,在开拍前她学会了抽烟撒泼,也学会了乡下口音,她赋予了霍莉更多可能性,这个女孩时而性感妩媚,时而俏皮伶俐,难以捉摸的个性让角色充满魅力。

赫本《蒂凡尼的早餐》亲笔批注剧本,估价 60,000-80,000 英镑。

我们不敢说霍莉一角非赫本莫属,但是看到这本边缘皱起,满纸批注的剧本,就可以得知赫本为了这个角色花了多少心血,所谓演员,不仅需要如花皮囊,还需要一颗对表演充满虔诚的心,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是用心揣摩,和导演反复推敲的结晶,这才是真正的专业,唯有对表演充满敬畏的演员,才会将自己心爱的土耳其蓝墨水洋洋洒洒,铺陈其上。

卡波特在文章《玛丽莲·梦露:一个漂亮的女孩》结尾,写了这样一段话:

光线逐渐暗淡,

她似乎要混合着天穹和浮云一起消逝,

远远消逝在云天之外。

是的,性感的梦露渐行渐远,一封卡波特写给赫本的信却留在了拍卖行,信上说他对赫本出演霍莉感到由衷高兴……能让骄傲挑剔如卡波特的原作者这样心悦诚服,赫本拥有的绝不仅仅是美貌。

 她是真正的《窈窕淑女》

人来人往的街头,贩夫走卒,每个人都在为生计奔波,而街角的卖花女伊莉莎(Eliza)却吸引了语言学家赫根(Higgins)的注意,她有如茶花一般清纯姣好的容颜,甜甜的微笑像夏日清晨的露水沁人心脾,可是,当她轻启朱唇,我们听到的却是一口粗鄙的乡下口音,带着市侩和乡野气息。

为了一个赌注,也为了彰显自己的专业水准,害怕女人恐惧婚姻的独身主义者赫根,决定开展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实验——将伊莉莎打造成“窈窕淑女”,让她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员,而对名利场充满好奇的伊莉莎,也从字母读音开始练习,让自己一言一行举止谈吐都充满格调和高雅。

《窈窕淑女 My Fair Lady》是萧伯纳令人称道的作品,改编成音乐电影亦是圈粉无数,其中赫本穿着的这件赛马会礼服,黑白色调紧密贴合曲线,饰有精致的蕾丝与蝴蝶结,最大限度地赋予身形瘦削的赫本以女性魅力和时髦气息,它由著名时装设计师Cecil Beaton设计,后来几经辗转在拍卖会上拍出了370万美元的高价,看边上赫根的眼神,就不难发现,他已经深深地被伊莉莎吸引——不可一世的语言学家悄然爱上了他的“实验品”。

又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上流社会绅士淑女们又穿上明艳的衣装,推杯换盏舞步翩跹,大家一个晃神,款步走来一个素未谋面的淑女,她发髻高高盘起,一席纯白裙子镶嵌数百颗天然钻石,行动处珠光胜雪,美得仿佛四月早天里的云烟,谁能想到,这高贵端庄的贵妇几个月前还是街头叫卖的卖花女!?

《窈窕淑女》美术总监 Gene Allen送给赫本的金色打火机,估价: 3,000-5,000 英镑。

这只金色打火机上刻着“For My Fair Lady, Gene Allen, December 1963”,在他的心中赫本就是“窈窕淑女”的化身,她优雅矜持,浑身上下不沾染一丁点儿凡俗气,即使她扮演一些爱慕虚荣的女性角色,都让人觉得情有可原——面对这样一张清丽无辜的脸,我们能做的,除了爱她,别无选择。

赫本塑造角色  纪梵希塑造赫本

这些年来,

我见过无数女孩穿着小黑裙或是黑线衫搭配窄脚裤。

年轻的孩子们并未看过赫本的电影,

人们从照片中爱上她。

——Hubert de Givenchy

 1954年的一天,时装设计师休伯特·德·纪梵希正等等着赫本的到访,为电影《龙凤配》做服装设计,他原本以为会看到一位明艳照人的大明星,不料却来了一位身形瘦削的短发女孩,“她短发,浓眉,有着漂亮的大眼睛,身穿紧身裤,小T恤和平底鞋,头戴一顶系着红丝带的草帽,丝带上还写着威尼斯”,纪梵希回忆道。

赫本为萨宾娜(Sabrina)选中了一件灰色羊毛套裙,这本来是纪梵希为另外一位模特量身定做的服装,却在赫本身上“活”了起来,赫本自行为羊毛套裙搭配了一顶白色出浴帽,被遮住大部分的耳朵戴上了夸张的莱茵石耳环。这种不寻常的搭配方式为整个造型添彩不少,既摩登又充满异域风情。“她穿着那件灰色套装缓缓走来,真是神采飞扬,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纪梵希说。

 

赫本挑选的第二件衣服是一袭白色丝绸无肩带晚装,裙子上繁复的花朵犹如少女细密的心事,萨宾娜穿着它出席了拉若比庄园的盛大舞会。这件晚装紧身大裙摆的设计突出了她纤细的腰肢,层层叠叠如雪一般的裙摆在身后摇曳,令在场的所有女人都黯然失色,这件晚装成了好莱坞历史上最重要的戏服之一。

 

第三件赫本挑选的是一条小黑裙,一字领设计露出好看的锁骨,肩膀上的蝴蝶结设计娇俏可爱且经典耐看,《龙凤配》汇集了当时好莱坞两大男神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和威廉·霍尔登(William Holden),他们爱慕着萨宾娜,而迷失过、成长了、懂得了的萨宾娜,真切明白了爱情的奥义,这条小黑裙,也被称为Sabrina裙。

“你的衣服给予了我电影角色应有的美感和生命,

当我穿上你设计的衣服时,

我就能进入角色的生命中。”

——奥黛丽·赫本

Givenchy知更鸟蛋色鸡尾酒裙,

估价:10,000-15,000 英镑。

这次拍卖会最受瞩目的拍品是1966 年纪梵希为她设计的缎面礼服,清浅的蓝色像带着雾气的天空,裙摆的丝质流苏是画龙点睛之笔,simple but classic,彰显纪梵希与赫本独树一帜的风格。

赫本与纪梵希相识超过40年,她给他灵感,他塑造她,赫本人生中多数造型都出自纪梵希之手,可以说除了赫本自己,纪梵希是最懂她的人。他们是永远的soulmates,在赫本的葬礼上,为她抬棺的除了两任前夫和晚年同居男友,就是纪梵希了,他们是一生的知己,无论欢喜或悲辛,一个眼神就懂得:但使两心相照,无灯无月无妨。

她是天使,在人间

年老之后,你会发现你有两只手,

一只用来帮助自己,

另一只用来帮助他人。

——奥黛丽·赫本

当安妮公主走进小理发馆,剪了一个完全打破当时流行的俏丽短发时,潮流的风向标已经改变,这个发型被称为“赫本头”,剪了短发之后,安妮公主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她摆脱束缚,挽起衬衫的袖子,解开领口系上彩色丝巾,大摆伞裙一旋身就流淌出书卷气,一双鹿眼不染尘垢,这不就是天使吗?

赫本晚年在非洲救助儿童

晚年的赫本,丝毫不迷恋于镁光灯前的浮光掠影,而是将自己余生精力全部投入于慈善事业,是的,我们不会否认暮年的她因为体脂过低,脸上皱纹横生,不复年轻时的青嫩面容,可那又怎样?面对那些饱受饥饿和穷困折磨的孩子们,她悲悯柔软的笑容就像泉水,滋养着那一方干涸的土地,而在弥留之际,她留给这个眷恋她的世界最后的话语是:

我没有遗憾,我只是不明白

为什么有那么多儿童在经受痛苦……

合上尘封的日记本,叹一句佳人难再得。她是上天派来的天使,一颦一笑都是诗,表演常怀敬畏心,角色更是丰富百变,举手投足都引领了一个世纪的时尚潮流……赫本绝不仅仅是个名字,她是一种风格,一种品质,她代表了简约经典,诠释着慷慨纯善,而且这种风格和品质不会因为岁月而打折,她是而且永远是美的化身,从青春到迟暮。

转载声明

本内容系时尚丫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还会喜欢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