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Aboutfilm > 看电影

即使凛冬已至 也要带着爱和使命前进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8-22 23:26:30

文章导读

美国时间7月16日,也就是北京时间的今天,《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正式开播,也许这将是有史以来最黑暗、最精彩、最复杂的一季。如果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那么好的悲剧就是慢慢营造美好,再猝不及防地加以毁灭,这就是波澜壮阔的《冰与火之歌》。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海报

维斯特洛大陆,有着自己独特的逻辑和信仰,隔着尘烟,依稀看到一段令人不忍回味的厚重历史,人性与权力,智谋与情感在此交织,没有绝对的善与恶,也没有必然的对与错,每个人都值得同时被爱慕与憎恶。

凛冬将至?凛冬已至 

“Don't fight in the north, don't fight in the south, 

别去北境打仗,别去南境打仗,

fight every battle everywhere,  

always in your mind.”

所有的战争都靠智慧取胜。

波诡云谲的维斯特洛大陆

战争依旧是权力游戏最大主题,第六季剧终,整个大陆局势犹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雪诺成为新任北境之王,丹妮的队伍正在缓缓驶向维斯特洛大陆,“瑟曦一世”登顶王座,长城以北的异鬼则虎视眈眈,是三雄争霸抢夺权力的交椅,还是同仇敌忾抵抗侵入的敌人?

轰轰烈烈的“权力游戏”,纵横捭阖行军布阵,战鼓早已擂响,几场重要战役,将决定七大家族的命运何去何从……局势岌岌可危,所有敌对势力早已摩拳擦掌,只待剑拔弩张。

 

反复提及的“真实”到底有何深意?异鬼大肆侵袭,城墙北边的敌人一直都切实地存在,但没有人相信传说的真实性,在布兰的闪回中看到了鬼王的狰狞面容,而雪诺和托蒙德甚至被这股邪恶力量团团包围……异鬼仿佛再不甘心“客串”登场,他们将给整个大陆整个带来最大威胁。

雪诺为何身陷死人军团?多家推测,励精图治的他组了一支敢死小队,意在以身犯险活捉一只异鬼,带去南方,向所有人证明异鬼不仅仅活在传说中……而甚少露面的山姆,则会登场来到学城,并极有可能成为消灭异鬼的关键。

心灵和剑一样灵敏的雪诺,有着扑朔迷离的身世,作为雷加·坦格利安的儿子,身上却留着狼族血液,他笃信忠诚与梦想,有战士必备的勇敢与担当,却缺乏身为政客的狡黠与邪恶,可那又如何,总该有人信奉光明。

“知识不是力量,权力才是”,为了至高无上的权力,总有人前仆后继浴血以歌。新一季即将爆发四场大战,每回合都极尽惨烈之能事。丹妮莉丝的无垢者军团义无反顾冲进凯岩城,一座易守难攻的城池,也预示着一场未知胜负的恶战,“龙母”又将付出什么代价?

而第二场战役则关乎“龙母”与兰尼斯特,高处不胜寒的瑟曦一世,虽然支持者甚寡,但利益面前必有勇夫,她最终是否会如巫姬所言,被亲生弟弟詹姆亲手扼杀?和有龙加持的丹妮莉丝,到底谁才是当仁不让的女王?

第三场战役爆发于大海,“龙母”丹妮莉丝将与“鸦眼”攸伦决一死战,丹妮莉丝的“飞龙在天”和攸伦的“龙之号角”,到底谁技高一筹,胜负难预料;而雪诺与异鬼之间的鏖战,正义与邪恶之间的较量,更是史无前例的激烈、暴力甚至血腥,相比第六季雪诺与小剥皮的决战,相信即将到来的四场战役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悠悠七载岁月,终于见证布兰回归临冬城,时间无情划过皮肤,摘下项链的“红袍女”露出老妪皮囊,而布兰已是翩翩美少年,智慧勇敢有担当,他终于与珊莎和雪诺汇合,而他与异鬼王之间千丝万缕的瓜葛也让他成为情节发展的关键线索,而小狼艾莉娅也许会回到“狼群”中,与她的亲人一同面对风雪与冰暴。

史塔克家族中的几个孩子,变化最大的是珊莎。辗转几国,流离失所,甜美任性的小公主,在目睹亲父被枭首示众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迅速学会了长大,血色婚礼令她家破人亡,之后忍辱负重、颠沛流离,她并不是被动接受命运的安排,而是在苦难中锤炼自己。

面对命运有人选择驯顺,有人选择对抗,而珊莎就像一株开在绝境的花蕾,若要盛放,先要把根扎进冰棱,历经诸多磨难的珊莎,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为了狼族她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凛冬已至,冰雪荒原,天地之间,只余她一袭孤清背影:

“When snows fall, when the white winds blow, 

雪花落下,凛风劲吹,

the lone wolf dies, but the pack survives.”

独狼死去,还有群狼。

精彩不输剧情的华服 

为日落之国和东方大陆带来时尚潮流的戏服设计师 Michele Clapton 曾获得艾美奖和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这位对时尚过度商业化十分反感的设计师更倾向于为电影和电视剧制作造型;而另一位设计师 Michele Carragher 则主攻衣服上那些华美的刺绣,剧中众多长袍因此变得华丽精致,吸引眼球。

她们带领100多人的团队专门研究戏服,每季大概要做700件,从博物馆里中世纪古董到时装周发布会,他们在架空的世界里打造出了一个时代的服饰文化:根据不同的环境、人物背景和成长轨迹,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里,却凝聚着他们几个月的心血,几件衣裙其实透视着人物性格地位的变化与成长。

红色织锦缎上赫然绣着兰尼斯特家族的狮子图腾,霸气不失华美,凸显出滔天野心与权谋。

冰冷的铁王座高耸入云端,端坐其上的瑟曦,连发丝儿都流淌着野心与权谋。她总是被千夫所指,权力、爱情和自我认知的野火无情地灼伤甚至吞噬她,于是在经历无数挫败与拒绝、羞辱与磨难后,她再不复当年飘逸唯美的金色卷发。

短发的她似乎更像她一直渴望成为的利欲熏心的男人,带着不可一世的王冠,披着冰冷高贵的长袍,领口和肩膀以一丝不苟的姿态绣着纷繁图腾,狮子是永远的王者,而那黑金刺绣又何尝不是她一生的枷锁?

曾几何时,她抱怨诸神以盲目恶意,给了她一具虚弱无力的女性躯体,她痛恨自己女儿身,可又像贪婪毒蛇,以女性魅力为獠牙,纵横捭阖所向披靡,艳丽长袍包裹着美好胴体,秾丽瑰紫和浮华金咖勾勒出她泼天权势和尊贵气度,宽袖收腰露肩,只余长长裙摆迤地,以盛放的姿态俯瞰众生,即使她并不是一个出色的权谋家。

颇有帝政风格的收腰和宽幅裙摆,上半身廓形如同第二层皮肤,而胸前和肩膀错落的银线和黑水晶,以狰狞且魅惑的姿态蜿蜒,是华服亦是铠甲。她是“麦克白”式的悲剧,终其一生都在与巫姬预言抗衡,然而她发自肺腑的偏执和恐慌让她一步步走进深渊,她的衣裙从夺目高贵到冰冷慑人,见证着不朽之殿焚烧殆尽的断壁残垣,也陪伴着她将王座、爱情乃至她自己付之一炬……

权力的游戏中总是充满为自己信仰的一切流血奋斗的人物,龙母丹妮莉丝就是其中翘楚,新一季中,她穿着剪裁更为利落飒爽的玄色长袍,肩膀微微耸起,纯银龙链盘桓于胸肩,霸气不失轻灵,她总是出尘的,”浴火重生“的她一步步,找到自己内心的神秘能量,逐渐学会召唤它,驾驭它:

I will answer injustice with justice.

我会用正义来回应所有的不公。

“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龙母”丹妮莉丝的长裙,总是有着震人心魄的结构感,和轻盈灵动的材质,choker上别具一格的龙鳞花纹,柔软的丝绸包裹着她玲珑的曲线,而时常盘飞其间的三条龙,又无时无刻不在昭示她“风暴降生,弥林女王”的高贵身份。

一针一线缝出的龙鳞,不仅彰显了她的力量之源,也明确了她作为龙族最后的血脉,不断逆袭的道路,设计师说“我们永远不会给她穿上一双看起来很傻的鞋,因为这会暗示观众:她失去了力量!”当她端坐龙颈俯瞰众生,所向披靡时,我们才真正明白了——没有痛苦,哪有成长,没有绝境,哪有飞翔。

一针一线尽是手工打造,钉珠刺绣铺陈于薄纱,真是缝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除开那些精致艳丽的刺绣,身处极北苦寒之地的狼族后裔,贴身的皮革材质以及气场全开的皮草,不仅拿来御寒,更是他们与狼为伍,天辽地阔的真实写照。

冰冷的铠甲,是战士的忠魂,设计师用纯金属打造,一套重则十几公斤,包覆着将士们的铮铮铁骨,图腾告诉他们是为谁而战,让他们挺拔,让他们英勇,即使最后金戈铁马去,马革裹尸还。

多少人,为了一顶王冠,抛头颅洒热血,可是非恩怨转头空,名利终化土,只有身在其中的人,看不透……

 冰与火之歌 

一直以来《权利的游戏》都有一个前缀——冰与火之歌,但直到第七季才真正回归冰与火的主线上来。所谓“冰”指代琼恩·雪诺这位新晋北境之王,而“火”则代表“粉碎镣铐者”丹妮莉丝,姑侄俩面对权谋和利益,将如何收场,难道结局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但在剧中“冰与火”也有另一层隐喻,“冰”代表异鬼,“火”代表光之王,这两处伏笔最终会产生正面交锋,并推动剧情向我们难以预知的方向推延……环环相扣,欲罢不能,戏中人登高跌重,戏外人也足以明鉴自身,洋洋洒洒,权力游戏,我们可以从每个人身上投射自己,在每个人心中找到隐喻及因果。

Power resides where men believe it resides,

权力存于人心,

 It’s a trick, a shadow on the wall. 

是惑人把戏,如浮影游墙。

And a very small man 

 即便是矮小之人,

can cast a very large shadow. ”

也可以投射出宏大影子。”

整部剧集,为我们打造了一个既迥异于现实世界,又和滚滚红尘息息相关的平行时空,维斯特洛大陆拥有自己厚重的历史沿革和多样的地理环境,宗教、文化、语言、风俗及制度,更是无一不详实。原著乔治·马丁在这样一个虚拟世界里,定义权力,诠释权力,拆解权力,玩味权力……

判断魔幻题材的好坏,只需剔除奇幻元素,留下故事内核便知优劣。剥离《权力的游戏》中异鬼、巫师、龙、魔法等元素后,我们看到了一部如史诗般宏大的权力斗争史和人性进化史,每个人都竭力拼搏只为争上游,到头来历史的长河却未必留下他们的脚印,而女性力量在父权社会中不断觉醒,凛冬已至,是她们守望攀爬,直到奏响自由的凯歌。

转载声明

本内容系时尚丫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还会喜欢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