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Aboutfilm > 看电影

新年万象更新,再听《虎啸龙吟》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5-04 12:01:51

文章导读

《虎啸龙吟》剧照年初,一部好剧《虎啸龙吟》点亮荧屏,它以克制的态度,认真的手法,从司马懿的视角,将这段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古老历史,另类鲜活又不失稳重地重现于观众眼前,而凡是看过

《虎啸龙吟》剧照

年初,一部好剧《虎啸龙吟》点亮荧屏,它以克制的态度,认真的手法,从司马懿的视角,将这段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古老历史,另类鲜活又不失稳重地重现于观众眼前,而凡是看过这部剧的观众,都会用“不容错过的饕餮盛宴”来形容它。

自剧集落幕以来,关于它的讨论却一直未减,这部精雕细琢的剧集,究竟魅力何在?

·电影的呈现方式与艺术感

《虎啸龙吟》流淌着“高级”的价值理念,得益于它的呈现手法非常尊重艺术表达。“虎啸龙吟”,顾名思义,虎是指整个剧的主角——有着令人闻而生畏“冢虎”之称的魏国大都督司马懿,而龙代表的则是于隆中隐居,以“卧龙”声名在外的蜀国丞相诸葛亮。

虎龙二人的正面交锋发生在诸葛亮北伐魏国之战中,一边是一身戎甲意气风发的司马仲达,一边是羽扇纶巾运筹帷幄的诸葛孔明,强者之争未必一定要牵动三军,却必然是诛心之战。

大军交锋之前的宁静,恰如诸葛与司马的较量:高手对决向来不需要声嘶力竭的陪衬。而这不仅是曹魏与刘蜀的对峙,更是决定三国局势的重要一战,此时身后的千军万马好似都抵不过军前帐内的两位老人。

这种既凸显出龙虎两帅之心思缜密谋略深远、完美展现出战场之生死存亡惊心动魄,又不乏艺术感的表达方式,对于那些对影视剧有审美要求的观众来说,无疑是“深得我心”的技术亮点。

这场也许能够决定日后魏蜀谁能一统三国结束混乱局势的较量,最终以诸葛亮的寿终正寝而暂时落幕,看似是司马懿的不战自胜,实则是他在前有诸葛亮连环计步步紧逼,后有魏明帝曹叡三番五次圣旨夹持双重压力之下,深识局势明察敌情之后泰然自若的应对结果。

 

·敢于摒弃传古板教条的趣味性

《虎啸龙吟》作为一部历史剧,做到了有笑点不压抑,多趣味少枯燥的戏剧性演绎。一部电视剧就像一堂别开生面的课程,打破传统平稳却略带枯燥的叙述方式,以极具戏剧性的情节设置取胜。

在马谡丢掉街亭之后,诸葛亮为转移百姓而没有撤离,而后一曲梁甫吟便在空城之上上演。此时的司马懿其实早已洞悉到诸葛亮“空城计”本末,却没有单刀直入一举破城。

这里《虎啸龙吟》选择了将二人置身“幻境”对话,将司马懿此刻的心境渲染出来——

一出“内心戏”,揭示出司马懿出色的智慧谋略和常人所不能企及的政治才能;同时,两军交战,视诸葛为“偶像”的司马懿其实是没有机会和对方主帅直面对抗。

《虎啸龙吟》中设置的“龙虎对弈”,不仅圆了司马懿与心向往之的诸葛亮一决高下之梦,这对最懂彼此的知音对手带来的如剥丝抽茧般直捣内心的交谈,也让观众看得酣畅淋漓。

《虎啸龙吟》的趣味性,除了敢于颠覆传统突破常规的戏剧表现手法,还设置了诸多预料之外的笑点,和出其不意的泪点,两者水乳交融,自然生动。

大结局的处理方式,就将这一特质发挥到了极致——

两个身穿红衣头发斑白的佝偻老人,各自抱着夫人牌位在嬉嬉闹闹地办结婚典礼,习惯性地耍贫斗嘴背后是返璞归真的纯粹,此时的平静或富贵欢喜,表白与生死别离......所有的真情实感,不需撼天动地也不是大悲大喜,却让人感慨万千。

一部电视剧不过几十集,而司马懿的半生,牵伏着曹氏大魏的国脉,也几近落幕。勇者何谓,左右不过生与死;仇者何怨,相去不过几十载;观者何伤,成败不过转头空,万千感慨就如同剧中人的一个背影,隐隐而已。

笑点与泪点背后,满是温暖和爱意,让冰冷的政权,和险恶的谋算相形见绌。

 

·细节与隐喻带来的精致感

除了宏大的格局框架,《虎啸龙吟》的细节同样谨慎精致。尤其是那只暗示司马懿蛰伏多年韬光养晦的乌龟“心猿意马”,在司马懿与诸葛亮“上方谷”一战时,这一传神的细节,让观者击节赞叹。

诸葛亮手下见司马懿即将有机会逃走,便打算用箭射杀司马懿,却不知司马懿竟被胸口的“心猿意马”救了一命,见此情景诸葛亮气急攻心,一句“难道是天意”让人无限感慨,但转念细想,与其将司马懿的大难不死归结于天意,倒不如认为是他多年来的沉积隐晦换来了此刻别人眼中的“幸运”。

 

而在一直吟哦在剧集中的“依依东望”,于司马懿来说是他与人争战时的筹码,也是困扰他自己半生的难题,这道题大约在他人生即将终了之时才得到答案。

细节之中前后的铺陈对称与多处忽明忽暗的隐喻,让熟读三国历史的观众了然于心,让不看历史剧的观众因此而“多看了一眼”,也让人们感受到,电视剧精致感的正确打开方式。

 

·大气古朴的美学理念和质感

所谓任你秋毫之末庞然大物皆不放过,《虎啸龙吟》的精心在各种细节之处不言自现,细节看诚心,大处见诚意,成于细节却又不拘泥于细节的超大格局,是观众对其喜闻乐见的原因所在。

剧中司马懿从大都督大将军到太尉太傅,由中年到垂暮的半世沧桑,作为一个拥有真实历史背景的大人物,精致且有质感的造型,让他更有血有肉地站在观众面前。

而全剧里精美的构图,考究的服装,契合剧中人物身份地位、运势衰涨的妆容,及大气合理的道具也是至关重要的部分。

夕阳西下,垂垂老矣的司马懿,和苍凉的远山与飞龙,随便一帧定格,就可回味良久……

 

“冢虎”司马懿

《虎啸龙吟》讲述了司马懿的一生,这一生中,经历过狼顾之相的盛宠与忐忑之后,有司马懿决心蛰伏沉淀的韬光养晦,有朝堂沙场被牵制怀疑的压抑扭曲,也有在积压挣扎许久之后野心点燃的黑化与暴发,更有生命尽头回顾一生时依依东望的初心仰怀......

隐忍时不多一分张扬,惊骇时不少一分惶恐,黑化时不丢一分气势,吴秀波将司马懿失意得意及之间的情感起伏拿捏到精准得体;同时为人父时的正颜厉色,为人夫时的憨厚与风趣,为人臣时的殚精竭虑,为人帅时的智谋与决绝......

无论体态还是神情,差池就在毫厘之间,吴秀波却将人物该有的多面化与层次化传达地不偏不倚淋漓尽致,做到了形神兼具。

剧集的前半部分用独特视角再现了诸葛亮与司马懿高手对决神乎其神的精彩之处,笔笔生辉处处精湛;后半部分的主要笔墨在于清除曹爽等曹氏势力,其中意图一举反叛曹氏江山而发起的兵变是绝对的重头戏。

吴秀波白发苍苍一袭红衣,手握长剑时坚定甚至凶恶的眼神,堪称经典。72岁的司马懿已逾古稀,回想起前半生的功绩、屈辱与隐忍,此时响起的背景音乐恰如一支导火线,将角色内心的火焰全部点燃。

 

洛水河边司马懿与司马师的一席对话更是让人深思:赤胆忠心流芳百世也罢,权倾朝野大逆不道也罢,哪一个最后剩下的不是虚名,不是浮利?年少时那个对人作揖回望的布衣书生,与此时万人之上无所顾忌的龙钟老人,相去的究竟是依依东望的时间,还是被欲望吞噬了的底线......所有的唏嘘,都在吴秀波此时佝偻的脊背和阴鸷的眼神中。

 

老年阶段的表演较之前期,甚至更具有张力,而所有堪称“出神入化”的表现力,都是在演员本人对角色有着深厚理解基础之上,用最能够体察人心、感染观众的方式,成熟地表达出来,这种纯熟是凌驾于表演技巧之上的“了无痕迹”。

 “卧龙”诸葛亮

躬耕田垄,隆中对策,羽扇纶巾的诸葛亮,始终是文人墨客心中永恒的诗碑,王洛勇将诸葛亮这个千古流芳的人物演绎得鲜活、立体,也让观众更加明白这位先贤,是如何将自己的傲骨永存于人间后世。

 

话剧《简·爱》舞台照

王洛勇曾在百老汇主演《西贡小姐》获得美国福克斯演员奖最佳男演员奖,而被称为“百老汇第一华人”,以流利英文朗读《出师表》,大气恢弘;担任美国麻省艺术学院教授、上海戏剧学院音乐剧中心主任的他,桃李满天下;而他搭档袁泉,主演的话剧《简·爱》,一票难求,堪称话剧界经典之作。

舞台与表演经验经验丰富的王洛勇,即使诸葛亮的国民认知度高,且有众多版本珠玉在前,但是他依旧凭借上佳演技,诠释出了这个“最不一样”的诸葛亮。

正如司马懿所说,诸葛亮风骨高标,有圣贤之风,但他却过于谨慎,对刘禅太过忠诚,集万千劳苦于一身,就容易被人压制掣肘。他对刘后主的包容与衷心,对蜀国一统天下所付诸的心血与劳苦,刘禅不知,司马懿却是一清二楚。

他们双方都太熟悉自己的对手,以至于当诸葛亮即将油尽灯枯着急一战,司马懿又因魏主的步步紧逼而有覆巢毁卵之危时,诸葛以女装侮辱司马欲激怒魏军求得开战,司马懿却宁肯无视圣旨、身披女装于三军将士前起舞也不肯中孔明之计。

此时,看到司马懿不仅识破自己的计策,反而着女装背《出师表》侮辱自己的诸葛亮,白发鬓髯鞠躬尽瘁的脸上眼含热泪,王洛勇将诸葛亮此刻对局势的忧心与无奈、对自己命数与北伐的哀叹、对蜀国日后复兴与对刘备承诺兑现的渺茫等等太多的情感皆融于此。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此时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会被放大数倍,而王洛勇将角色的内心情绪表达得非常到位,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流露出诸葛亮的心态与品格。

将角色演好难,将众人熟知的经典角色演好更难,而将这个经典角色演出全新感觉并让大部分观众接受难上加难,然而《虎啸龙吟》中王洛勇做到了。

纵然才能举世无双,纵使谋略无人能及,纵使衷心始终不二,所有的优秀品格,在孔明苍白的结局前,竟都成了人们为他叹息的筹码。

三国旧事,依依东望,心猿意马,《虎啸龙吟》中,司马懿是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诸葛亮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而理想与现实的分界,只要我们内心没有庞杂纷扰,自能拨云见日。

龙与虎的故事,千百年传唱,而《虎啸龙吟》将老故事讲出了新味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可以淘尽英雄,但是龙的睿智,虎的风骨,却永远留在了荧幕上,也刻在了你我心中……

转载声明

本内容系时尚丫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你可能还会喜欢

关注官方微信